隐侠马小辫儿(武侠小说)

2019-09-14 07:20:00 来源: 邯郸信息港

金塔铺是铁门关外的一个小镇,镇上原来有一座清元寺,寺内有一座八面七级的古塔。据古塔下一座石碑上的碑文记载,辽代天显年间,该寺主持明源长老发下宏愿,要在寺内建造一座宝塔,老和尚带着众徒弟四方募化,于天显十一年宝塔建成。宝塔顶上塑铜佛一尊,佛冠上铸金翅鸟一只,全身镀金。后因战乱寺院毁于兵火,只有这座宝塔幸存下来。金塔铺虽然地处边塞,但其地南距永平府城不过一百二十里,又有一条青龙河从北向南贯穿关内外,春、夏、秋三季可通商船。北通凌源、朝阳、内蒙,金塔铺就成了连接关里关外的货物转运站。到清嘉庆年间,金塔铺已经成了颇具规模的货物集散地,南北商贾亦多在这里进行交易,店铺商号也逐渐发展起来。
这年初冬的一个集日,做买卖的赶闲集逛市场的人纷纷从四面八方涌来,支帐蓬的、摆地摊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把个金塔铺塞得满满的。镇中心的十字街处比较宽敞,拐角处有一株两抱粗的老槐树,这里是小镇热闹的地方。今天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卖艺的蛮子,在大槐树下摆开了场子,一边敲铜锣一边吆喝。人们听到锣声,纷纷围拢过来观看这个江湖艺人耍“把式”。此人不过三十来岁年纪,生得武高武大,相貌凶奇,一双扫帚眉两只牛眼,鼻大口阔,短衣束腰,脚下穿一双青布软底靴,浑身透出一股凌厉之气。只见他步入场子中间挽起双袖拉开架势,双手抱拳道:“诸位父老请了!在下姓朱名天彪,江湖上人称‘黑面虎’。今天来到贵处,给众位玩几路拳脚,玩好了大家鼓鼓掌,玩的不好大家多多包涵……”黑面虎说罢便甩掉上衣赤膊裸背耍了一阵拳脚,然后又拿起铁流星,他先叫人端来两盆凉水,对围观的人群说:“诸位,这流星可不是好玩儿的,在下练了三年才练岀点儿名堂,今天请诸位看看我黑面虎玩流星的功夫。等我把这流星耍开,谁能把这两盆水泼到我身上一滴,我黑面虎立刻收拾摊子走人!”旁边看热闹的人中有两个小伙子走到前边,对黒面虎说:“我俩来试试!”黑面虎拱手微笑道:“谢谢二位兄弟!待在下耍开流星叫你们泼水时,二位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只管把水往我身上泼就是了!”黒面虎说着便张开双臂耍起了流星。那流星在他手上如同闪电一般,只听流星锤在空中“呼呼”作响,却看不到流星锤的影子!黑面虎耍到兴奋处大声喊道:“泼水!”两个小伙子端起水盆,冲着黑面虎用尽全身力气向黑面虎泼去。两盆水泼出去了,当真没泼到黑面虎身上一滴一点!
黑面虎收了流星锤,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人群里一片喊声,连连叫好!黑面虎双对围观的人躬身施礼道:“感谢各位父老捧场,方才不过是个小把戏,请诸位再看下一场!”黑面虎说罢,握紧双拳走到大槐树下,抡起拳头猛击树杆。那两个拳头简直就像铁锤一般,擂得树枝颤颤抖动,枝梢上的槐角(槐籽)哗啦哗啦往下落!围观的人看得惊心动魄,个个唏嘘不已,人们便纷纷议论起来,都说这拳头要是擂到人身上准得砸成肉酱……
黑面虎停下拳头,回到场地中间,脸上带着狂傲的微笑向四周人群扫视一遍,然后双手叉腰对众人道:“诸位,在下耍也耍了,大家看也看了,不过有一件事要跟大家说明:我黑面虎听说贵地的古塔顶上有一尊铜佛,佛冠饰有金翅鸟一只,在下要以此物为赌,愿与本地武林高手比试高低上下,如有人胜了我黑面虎,在下立刻离开金塔铺,永不再来!如无人能胜我黑面虎,或无人敢与在下比试,那就别怪我黑面虎无礼,我今日就要摘取金翅鸟了!”
听了黑面虎这一番话,围观的人们这下全都愣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人吭声。宝塔佛冠金翅鸟本是金塔铺镇的一方之宝,这个外来的蛮子凭什么要赌这个宝物?这分明是抢劫!可是,祖祖辈辈以种田为业的乡野山民们面对这凶神恶煞般的黑面虎,哪个敢出头拦挡?宝物就要被恶徒抢走,人们都感到十分痛心却又无能为力,可惜金塔铺实在没有能人呐……就在这时候,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小老头从人群中挤进了场子里,三步两步走到黑面虎跟前。小老头个子不高,面目清瘦,脑后垂一条猪尾巴似的小辫儿,着一身粗布衣裳,脚下穿一双老山鞋,一副邋邋遢遢的样子。人们一看这不是常年在金塔铺集市上卖“红伤药”的马小辫儿吗?在场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马小辫儿的身上,这老头想干什么?难道说他要跟黒面虎比试比试吗?马小辫儿站在黑面虎面前,两只眼睛把黑面虎上下打量一番,然后抱拳一揖道:“这位师傅请了!不知师傅是哪路尊神,初到此地就口口声要摘取宝塔佛冠的金翅鸟,你这样做岂不是有违侠义之道?既为江湖好汉,本当遵守门规和师训,非‘理’不做,非‘礼’不为,见财不贪,见色不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方才称得起人人敬仰的英雄豪杰,难道你就甘心做抢掠豪夺的强盗不成?在下奉劝义士莫做这不义之事,免得被后人唾骂遗笑武林,请义士三思……”
马小辫儿如此大胆,不慌不忙,一字一板,语音铿锵义正词严,着实令围观的人大吃一惊!
要说这个马小辫儿,金塔铺人认识他的倒不少,因为他每逢集日便来摆小摊卖“红伤药”。人老实巴交,又是个闷葫芦,蔫头蔫脑的,不爱说话。别人摆摊卖货又是喊又是叫,说得天花乱坠,满嘴冒白沫儿,他却坐在摊子后边—声不吆喝。这个闷葫芦小老头今天竟敢无视黑面虎的 ,严厉斥责黑面虎的不义之举,这不是找死吗?莫非他吃了熊心豹子胆?望着这紧张的场面,在场的人个个都为马小辫儿揑着一把汗,一颗颗心仿佛要从胸膛里跳出来,生怕黑面虎一拳头打过来要了马小辮儿的命……
黑面虎见面前这个土里土气的庄稼老儿面无惧色地训斥他,便仰天大笑道:“哈哈!你这小老头竟敢斗胆前来教训你朱老爷,你八成是活腻了吧?我朱某看在你一把年纪的份上不忍伤害于你,还是躲远着点儿吧,别在这儿碍你朱爷爷的手脚!”
马小辫儿道:“师傅此言差矣,皇上老子也得讲理,有理讲倒人,没理才打倒人,无视天理国法,就凭你身上的功夫任意胡为,恐怕行不通吧?”
黑面虎立刻变了脸色,厉声吼道:“少罗嗦!再不滚开,我可就不客气了!”
马小辫儿嘿嘿笑道:“我要是怕你也就不跟你罗嗦了,今儿个我这一把瘦骨头就交给你了,来吧!”
哎哟!这小老头口气好硬啊!黑面虎把两只牛眼一瞪:“好,今天我黑面虎成全你,送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老东西上西天!”说罢便一拳向马小辫儿打过来!围观的人个个都骇得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了,这一拳下去马小辫儿可就要成肉泥了……就在这瞬间那马小辫儿“嗖”地一个腾跃竟跳到黑面虎的身后,伸出手掌在黑面虎的背上轻轻一拍,黑面虎“哎呀”一声惨叫登时趴倒在地上!马小辫儿把黑面虎扶了起来,只见那黑面虎的背上竟是一片铁青!马小辫儿呵呵笑道:“恕小老儿不恭,回老家养着去吧……”
黑面虎忍着疼痛呲牙咧嘴地收拾起摊子,灰溜溜地离开了金塔铺……
黑面虎屁滾尿流,围观者人心大快!这马小辫儿本地土生土长,貌不岀众语不惊人,金塔铺人只知他是个卖“红伤药”的,人们就是做梦也想不到他会有今天的惊人之举!
其实,马小辫儿这一身功夫可是实打实硬碰硬的,只是他一向藏而不露,对于他那一段不平凡的经历更是缄口不提。他本想就这样土拉吧唧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宁被人家下眼瞧也绝不惹事生非。没承想今天这个黑面虎给他创造了这个不得已的机会,使他本来不想显露的功夫才得以显露……
马小辫儿幼年家里很穷,穷家的孩子八岁开始就给财主家放羊,十二岁就上山打柴。那时候男人从十几岁就开始梳辮子,十多岁的马小辫头儿发稀疏,梳个小辮子就像小猪崽细细的尾巴,多少年后,个子长高了那辫子却依然又细又短,人们都叫他“马小辫儿”,他的大名就鲜有人知了。马小辫儿十三岁那年冬季的一天,他赶着小毛驴驮着干柴去关里的建昌镇市上去卖,卖了钱买些油盐。没想到回家时在半路上僻静的山湾处遇上一个劫匪,那劫匪是个赌鬼,把钱输光了就干些偷鸡摸狗或拦路抢劫的勾当。他手里提着根大木棒,想把这个小孩子吓唬住乖乖地把衣兜里的钱掏出来。别看马小辫儿人小胆子却挺大,说什么也不能把几个辛苦钱白白交给劫匪。劫匪的见这个小孩子不肯就范,举起木棒就要打,可是,眼快手急的马小辫儿拾起路边的两个小石子块猛地甩了出去——“啪”地一下正好打在劫匪提木棒的手上!劫匪“妈呀”一声怪叫,手中的木棒叭嗒掉在了地上!马小辫儿紧接着第二颗石头又打了过来,正好打在劫匪的另一只手上!劫匪又是一声惨叫,便转身没命地逃跑了……
这一切正好被一个过路的中年人看见了。中年人见这个小孩子如此勇敢又有智谋,甩石子的功夫如此厉害,心里对这个孩子很是佩服!于是,便走过去对马小辫儿说:“你这甩石子的功夫是跟谁学的?”马小辫儿说:“是我自己练的。”中年人说:“怎么练的?”马小辫儿告诉中年人说,他八岁就开始给人家放羊,那羊儿满山跑,他人小追不上,就甩石子揽羊。一来二去的就练得弹无虚发,百发百中了。那些贼性的羊有的被他用石子打掉了犄角,有的被打瞎了眼睛。为此曾几次遭东家的打骂,后来就被东家解雇了……中年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拍着马小辫儿的肩头说:“好小子!我今天路过这里,方才我隐在树丛旁边看见那人劫路,正想出来帮你的忙,没想到你自己就把他给收拾了!实话对你说,我也练了些功夫,不过我跟你练的不一样。你用石子打人,我用草棍儿、树叶都能打人。你看着,我给你表演一个……”中年人说着伸手在路边折了一根细草棍儿,让马小辫儿伸出左手,中年人用草棍儿在马小辫儿左手背上轻轻地抽打一下。马小辫儿立刻感到手背钻心样的疼,抬起手一看,手背上现出一条细细的血印!中年人就伸手给马小辫儿揉了揉,马小辫儿这才感到不那么疼了。中年人一边用手摩挲着马小辫儿的头,一边爱抚地说:“这是比较简单的,还有许多更厉害的呢……今天也算是有缘,如果你愿意跟我学,我就收你做徒弟……”
马小辫儿觉得这个中年人如此了得,当然愿意,于是,咕咚跪倒在中年人面前连磕了三个头,亲亲地叫了一声“师父”。中年人伸手将马小辫儿搀起说:“快起来,跟师父走吧……”
马小辫儿跟师父走进一座山里,但师父却闭口不提教他功夫的事,每天让他坐在门口一块石头板上拍石头,俩手一上一下地拍,不许停歇。刚开始小辫儿以为这也许是学功夫的入门规矩,一连拍了一个月后,他真有点受不了了,整天拍这个,什么时候学功夫啊?这天,他心里有气没法儿出,就把气发泄到青石板上。“啪”地一巴掌拍下去,一块大青石板被他拍成了好几瓣儿!师父—见就哈哈大笑道:“好!”师父见马小辫儿的功夫已经练到火候了,这以后便开始教他练棍棒刀枪。马小辫儿练得非常刻苦,三更灯火五更鸡,不敢有稍许懈怠,终于把刀枪棍棒练得样样纯熟。后来,马小辫儿长高了,功夫也练得更深了。于是,便跟师父走南闯北,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见过不少大世面。师父早就看透了江湖上的险恶,为免累赘自己又累及后代,师父终身未娶。十几年中马小辫儿与师父生死相依,师父对马小辫儿这个得心应手的徒弟视若己出,情同父子。后来,师父便将他的绝技“九九轻功”毅然地传给了马小辫儿。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想不到后来师父竟患了一种不治之症。师父在病情严重时把马小辫儿叫到跟前,拉住马小辫儿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徒儿,为师终生孤身,无子嗣后代,一生中只收下你这么一个徒弟,你就是我的亲人了。现在为师将不久于人世,我有件心事要嘱咐你,你一定要牢记在心,万望勿违师言……”师父长叹一声,又接着说:“师父当初看你是块好料,心生爱怜,才收你做了徒儿。唉,现在回想到起来这是一件天大的错事……你跟随师父这么多年,看到的经历的也不少了,武林中历来争斗不休,伤者伤,死者死,几个有好结果的?为师现在才有所彻悟,故此,师父不想再让你生活在武林争斗的旋涡里。我死后,,你不要到官府当差,第二,不要到镖局谋事。你家有高堂父母,你要回乡隐居,以农耕为本,殷勤侍奉父母,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千万不要轻易岀头露面……这样,为师九泉之下也就心安无忧了……”马小辫儿跪在师父面前连连叩头,痛哭流涕地说:“师父,你老的良苦用心徒儿明白了,一定谨遵师父的嘱咐……”
师父临终前又将一种名为“金钱散”的秘方传给了马小辫儿。师父告诉他那“金钱散”是武林界秘传的一种神奇的红伤药,无论是外伤内伤轻伤重伤,或外敷或内服三日即愈。武林剑侠或绿林大盗在争斗中谁也难免受内伤外伤,所以,他们都千方百计想得到“金钱散”的秘方,为保住这个秘方不落入无良之辈手中,师父费了许多心思,也吃过不少苦头。现在将秘方传给马小辫儿,总算有了可靠的传人。这秘方也足够马小辫儿日后维持生计。师父又谆谆告诫他,秘方世代传下去,但要严教子孙恪守医德,重在为贫民解除痛苦,不可谋取暴利……

共 77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侠之解释为,仗着自己的力量帮助被欺侮者的人或行为。所谓隐侠,便是隐匿自己的真实功夫也隐于普通人中的侠客,他们平时隐忍低调,不显山露水,但在正义公理受到邪恶挑战时,能挺身而出、见义勇为、舍己助人。本文中的马小辫儿正是这样一位低调隐忍但又不乏侠肝义胆的热血正义男儿。马小辫儿生活在金塔铺小镇,自幼家贫,一次偶然的因缘际遇,以轻功名贯北方武林的卢振英收他为徒,十几年中马小辫儿与师父生死相依,师父把平生所学毫无保留倾囊相授,使马小辫儿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功夫。后来师父得了不治之症,加上这么多年看透了武林中的争斗不休,猛然彻悟,临终时叮嘱他回乡隐居,以农耕为本,侍奉父母,平安度日,不要轻易岀头露面,并把“金钱散”的秘方传给了马小辫儿,好让他有安身立命之本。马小辫儿严遵师嘱,回到家乡,以农事为本,成家立业,侍奉父母,几十年来乡人竟不知他是身怀绝技之人。直到有一天,镇里来了个凶神恶煞般的黑面虎,仗着自己的功夫想巧取豪夺金塔铺镇的一方之宝——宝塔佛冠的金翅鸟,乡人们感到十分痛心却又无能为力,马小辫儿挺身而出,打败了黑面虎,保住了金翅鸟。半年后,黑面虎带着自己的师祖师父前来寻仇,却不料其师祖——以金掌威镇江南的周振雄,乃是和马小辫儿师父齐名的他的师弟。一场仇恨就此化解,黑面虎和他的师父也受到深刻教育,马小辫儿和师叔得以相聚......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当为则为之,侠之大者也!读完这篇小说,不禁拍手称快,击节叫好,佳作倾情推荐共赏! 【编辑 龙在江湖】【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8 016】
1 楼 文友: 2014-08-29 10: 6:46 非常精彩的传奇武侠小说,严重欣赏,学习了,问好作者,祝写作愉快!成人棉柔护理垫怎么选
儿童流鼻血怎么处理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缺血性中风的临床表现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