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录黑之匙 第二十二章 豪武斗(1)

2020-01-18 05:32:37 来源: 邯郸信息港

异世录黑之匙 第二十二章 豪武斗(1)

夜晚――

只剩下月光照亮的森林便也格外的肃杀,隐藏在阴影之中的轮廓,灌木丛晃动着发出轻微的细响,树木与树木之间相互遮掩,余下沙沙的虫鸣,偶尔唤起的风声,黑夜的世界里便总是如此单调。

可以看到的是三三两两的士兵来回巡视的身影,更远的地方,是燃着的篝火,微微照亮这一片被黑色笼罩下的营地,连着开去,一片片的火光,相互呼应着。

然而在他眼里,这样的防线便也如同虚设,想要不被发现地绕过这些士兵,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今晚大概并不适合这样悄寂的曲调,要更加的,更加的盛大,他淡淡地想着,随即倏地拉紧绑住双手的衣带,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之中的三轮月色,眨眼间,立身之处的树上已经失去了他的影子,旋风一般地掠过,黑色的身影陡然冲进了营地。

如疾风!如迅雷!

轰――陡然间炸响的轰鸣,溅裂开来的尘土,黑色的身影倏地出现在了值守的士兵面前,呆滞的表情尚不及做出任何改变,咆哮的内劲已从握紧的拳头中冲出,仅仅是照面的瞬间,人影便倒飞了出去,火光在一瞬间被骤然掠过的风势压倒了下去。

砰~啪~噼里啪啦

寂静的黑色森林之中,被撞倒的树木发出巨响,波及到的帐篷随即凹陷着变形,崩断了绳索后倒塌,断断续续地发出碰撞,随后压抑般的森然弥漫开来,尚未弄懂在这片刻间究竟发生什么事的士兵在短短迟疑之后,便也反应过来,几乎是在同时叫嚷着冲向了他。

这一会儿他们还并不知道,众目睽睽地出现在他们视线之中的男子究竟是什么怪物,也未曾有机会弄明白,在一瞬间被挑起的华丽序幕,如同被设计好的舞台,而作为舞台中一份子,艾特拉斯的士兵在第一瞬间做出忠于职守的反应。

“敌袭!敌袭!”警报声倏地被拉响,射向空中的亮光炸开出七彩的烟花,交相辉映在他黑色的瞳孔之中,稍稍变得冷酷的侧脸看着盛大场景,这是只有他一个人战场!

“呼――”

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滚烫的全身开始蒸腾出热气,黑色的双眼冷冷扫了过去,沙沙的声音不停地响了起来,更多听到动静的士兵包围了过来,从他的后面,从他的左面,像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黑色的双眼冷冷地注视着不断亮起然后聚集过来的火把,究竟还有多少,五十人?六十人?还是一百人?那就统统给我赶过来吧,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是阻止不了我的,在心中如此想着,孤独身影遂迎了上去。

围堵上来的士兵毫不犹豫地向他挥剑,他的右脚向前滑了一小步,然后是偏转,躲过了由上而下剑光,陡然扬起的左手握紧,慑人的气魄在一瞬间放开,咚――,重重叩在向他挥剑之人的肩膀,刹那之间,卷起气流扰乱了火光,伴随着巨响,是凹陷下去的地面,以他为中心呈现蛛般的裂纹。

崩拳?碎土!

没有刻意回头,收拳的同时向后跳开,飞射而来的箭羽交织出密集的,他向后俯身避开射来的暗箭,探向身后的右手倏地握紧擦着额前飞掠而过的箭身,侧滑的步伐带动全身,眼睛随即眯起,他扭转着将箭投掷了出去,“啊!”惨嚎声随之响起。

没有任何迟疑的时间,也不被允许迟疑,这是属于贪狼的战场,一旦停了下来,等待他的就是无尽的打击,他的目光倏地转向身侧,呼呼的风声在耳边袭来,眼睛余角所捕捉到的画面是硕大的盾牌重重砸下来的瞬间,手持盾牌的士兵叫嚷着冲了过来,他抬手卸开撞击过来的力量,再到退开半步,一气呵成的动作,伴随着在腰际旋转而出的拳心点在盾牌的中央。

钻拳?尖螺!

砰――裂开来的盾牌旋即露出双手持盾的士兵愕然的表情,他竟然硬生生将艾特拉斯制式的盾牌空手打烂!毫无花假的力量倏地撞击在他的胸膛,健硕的身体离地飞了出去。

静~

随后,如同陷入无声的世界之中,喧闹的叫嚷在某一瞬间被压了下来,在被火光照亮这一片森林中,仿佛时间被定格住,因为目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而引起短暂的停顿,却将更加巨大的压抑投落到每一个士兵的心中,艾特拉斯引以为傲的盾兵竟然在一瞬间被赤手空拳打碎了盾牌,这样残酷的事实终于令他们醒悟在眼前的男子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

只是,来不及多做感想,远处更多的士兵支援了过来,匆匆奔走的声音化作另一场更为浩大的声势,而被这样激烈的气势挟裹着,压抑的沉默再一次被喧闹取代,一如开始他所说的,一场更加的,更加盛大的剧目徐徐拉开……

***********************************************************************************

同一时间,在兽人村子的方向,除却村子中央如同图腾象征的篝火依旧燃烧着之外,已然不见其余零星的灯光,掩盖在漆黑之中建筑的轮廓,以及在微弱的星光与月华照耀下的阴影,一切的一切,仿佛陷入了沉睡。

屋子之上挂着尚未取下的衣服,晾在屋外的肉干,竹制的窗户撑开了一角,无法辨认出里面的人究竟是睡着,还是醒着的,熄了灯光的屋子便紧挨着连成一片,影子在那屋子相连的缝隙中窜了过去,吱呀一声,随后又躲了起来。

若是添上了几分萧索,这样的场景便如同电影中所描述的月黑风高了,隐藏在其中的一双双眼睛,俱都被告知了今晚必须严格保持安静,就连藏身其中的孩子也被大人们的郑重其事所渲染,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喧闹的声响倏地从森林之中传了过来,烟花陡然在漆黑的夜空中炸开,紧接着无双的火把亮了起来,轰然巨响传来的时候,他们便目睹到了森林之中倒塌的树木,随即有人借着阴影,踮着足尖偷偷跑了过去。

“尼奥尔老先生,那边有动静了,我们可以开始了。”伊莎贝拉轻声说着,双手不自觉的握紧置于胸前。

“嗯,开始吧,愿兽神保佑我们,保佑阿逸!”尼奥尔轻声说着,悄然被聚集过来的村民随即有序地向着村子的一角退了开去,伊莎贝拉回头看了一眼森林的方向,转身跟在村民的身后,脑海中不自觉地闪过沈逸说起计划时认真而又无可辩驳的面孔。

其实,她是不同意沈逸提出来的计划,太过轻率,也太过想当然了不是吗?想到这里,她抿了抿嘴唇,说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冲进布防严密的防线,再到闹出动静,吸引住那边的视线,村子的人乘机从另一侧离开,他他他……到底是在想什么,以为自己是四将军一样的人物吗?

她忍不住气结,生气的原因自然是出于担心,一个人面对着超过一百甚至两百的士兵,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她并不像薇薇安,什么都不明白,也不了解,身为帝国的公主,她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帝国士兵的实力,一个人或许不是对手,然而他现在要面对的可能是一个中队的士兵,就更别提出现在这里的是属于艾特拉斯一方的士兵,那可是托莉雅姐姐麾下的精锐,还要正面制造出动静,这种事情……这种事情不是已经很明显吗?他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回来的,她想着,深蓝的眼眸微微显得湿红,苦闷的心情如同堵塞在胸间。

也正如伊莎贝拉此刻所担心,一个人冲进森林中的举动自然凶险,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沈逸并没有将艾特拉斯的士兵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告诉她,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他选择了隐瞒,我们不得而知,只是在此刻少女的心中,抛开那份对沈逸的担心之余外,也还有着沉甸甸的失落。

她其实是阻止过沈逸的,因为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她都不希望他去冒险,不希望看到他身处于险境,然而……回应她的担心,却只是他那种一味试图让她感到安心的笑容,她不知道,明明是这么危险的计划,为什么他还要摆出一脸的无所谓。

这样反复地念着,伊莎贝拉便又想起了薇薇安,大概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才会从他脸上看到另外一种不同的情绪吧,她倏地回想起下午撞见两人对话的场景。

就好像突然间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站在屋檐下,并不是要刻意躲藏,只是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身处在那里,随后听到两人说话声。

“会回来吗?”她没有看清薇薇安的脸,然而即使没有亲眼目睹,脑海中却也可以想象得出她的表情,那应该是柔弱不安,然后又带着一丝乞求的神态了。

“不用担心,我会回来的。”沈逸是如此回答着,自信又不带一丝妥协,然后便在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角落,伊莎贝拉呆呆地看着他的侧脸,那是与答应她时全然不同的表情,柔和而温暖,带着令人眷恋的笑容,在目睹他那一瞬间笑容时,她便也明白过来,能够阻止沈逸的人,大概就只有薇薇安吧,随后嫉妒与不甘心的心情开始在心里疯长。

“嗯,薇薇安……薇薇安知道的,阿逸要快点回来!”

伊莎贝拉可以听出薇薇安的犹豫,然而最终她却什么也没有说,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或许从始至终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瞎紧张,这到底算什么呀,心扉满溢失落与沮丧随即化作晶莹的泪光,苦涩的泪痕悄悄在脸颊滑落。

时间拉了回来,在黑暗之中,伊莎贝拉配合着尼奥尔将村子里其他人转移,借着夜色向着与沈逸相反的方向偷偷潜行了过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便已经收起那份软弱的心情,没能阻止沈逸的自己大概只能将他交待下来的事情认真做好,她在心中如此决定着,却不明白自己究竟在为了什么而努力,带着那份显得有些苍白与空洞洞的心情,她正在努力扮演着他所安排的角色。

夜色之下,黑色阴影覆盖的地方,是悄然离开的一行人,另一边火光照耀的地方,喧闹之声却愈演愈烈……

……

上海六一医院的地址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靠谱吗
北海治疗睾丸炎医院
淮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上饶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