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友曲怀与奥运相伴从86公斤到100公里

2019-08-20 06:40:01 来源: 邯郸信息港

奥友曲怀:与奥运相伴 从86公斤到100公里过程

2015年1月份香港的下午是温暖的,此时我正跑在VIBRAM HK100的比赛路上,这是我连续第二年参加香港100公里越野赛,同时这也是国际越野联合会每年的个积分赛。翻过了艰难的鸡公山,经过一长段的下坡,不远处就是赛事的CP5(check point 5),这里既是打卡点,也是的补给站,可以大吃一顿并简单休息,也可以更换装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夜路赛段,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家人在这里等待,精神补给的能量像一针大剂量的兴奋剂,让我有勇气继续完成余下的50公里比赛。远远地就能听见补给站人声鼎沸,心中不免感慨万千——

从2006年我进入北京奥组委,在那些挥洒激情和汗水日子里,我们忙碌、充实而快乐。那时的遗憾就是没有时间运动。随着2008北京奥运会的落幕,我的体重也终于实现新的突破,人送爱称“小白胖子”。到现在都无法想象我和“小胖子”会联系在一起,哈哈,生活总是到处充满惊喜。

从2009年12月30日开始戒烟,体重不断创新高。2010年9月的清晨,试遍了所有的西裤,却没有一条能够系上,即便是前一天的那一条!突然想起前几周上称,只是看到了86kg(身高170),小数点后的数字都没敢看就狼狈不堪的逃离了。当天晚上翻出十年前买的跑步短裤和跑鞋,义无反顾的冲出了家门。

这一跑就是四年多。

到2010年9月27日开始跑步,无论严寒酷暑,笃定心中信念。开始5圈10圈刷操场,一年后围着万寿路长安街夜跑,再到2012年1月7日用4小时12分跑过厦门马拉松的终点,完成人生的个42.195公里的全程马拉松。也是这一年5月,完成了个50公里越野赛(爬升1700米,相当于跑50公里过程中爬4个香山),9月完成了个奥运距离的铁人三项赛。

这是一个醉人的过程。当我跑在春夜皎洁的月光下,万籁俱寂,只有簌簌的脚步声和有节奏的呼吸声;跑在秋风细雨中,雨水顺着脸颊飘落,怎一个畅快淋漓;跑在东北零下20度的清晨,任凭北风呼啸,脸已冻僵,看着帽檐结下的冰柱,快感瞬间扑面而来。终于,在2014年1月参加人生100公里越野赛前,体重降到了65公斤。

香港VIBRAM100公里比赛的总爬升大约5000米,也就是说要在这100公里的路途上翻越大大小小十几座三头,海拔957米。作为国际极限越野联合会(UTWT)每年的站比赛,总是能吸引全世界众多高手和爱好者。2015年有来自50个国家1800多名选手报名参赛。在16小时内完成比赛的获得金奖,小时内完赛的获得银奖,小时完赛的获得铜奖,小时完赛的获得完赛奖牌。我从未想过要参加这样一个遥不可及的比赛,可当跑步成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后,我鼓起勇气向那不可预知的100公里征程出发了。我相信,我一定能够站在大帽山顶,俯视香港夜景。因为,每一个人的马拉松都是从个1公里开始的。

其实完成这样的比赛更是想让儿子感受到跑步和坚持的力量,我始终认为户外运动是陶冶情操的。在儿子还不会蹒跚走路的时候,我抱着他跑过了2012年北京马拉松的终点线,后来我们一起牵手跨过了厦门马拉松、香港马拉松、巴黎马拉松、北京铁人三项赛、50公里越野赛等近二十个赛事的终点线,如今一家人旅行比赛已经是我们的生活方式。

比赛中由于在天气炎热,在上鸡公山的时候就已经抽筋,下山不敢快跑,每小时都要补充盐丸以确保体内电解质的平衡。等我跑进CP5的时候,看到大伙都在忙着吃喝,而我根本顾不上,直奔家人去年等我的地方。

为了征服这100公里的麦理浩径,赛前五个月,每天中午利用休息时间进行公路跑,周六清晨进山训练,从不间断。当我爬过针山草山大帽山的时候,无暇饱览香港夜景,一路奔向点——气象站。站在山顶,夜风劲吹,月光下我熄灭头灯,经过15小时43分钟,任性的冲过终点。

无论是马拉松、铁人三项、或是超级马拉松极限赛,包括所有的体育运动,完成的过程都会收获艰难、痛苦和喜悦,这正是体育运动的魅力所在!

今天,我从86公斤到100公里。

明天,北京将从2008年夏奥会走到2022年冬奥会!

身心的健康会因运动而改变,但我们的中国梦、奥运梦从不会改变!

一键生成小程序
个人用户做微商城
制作拼团小程序平台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