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斗智收费站

2018-09-15 10:54:18

李康是一个精明的小伙子,脑瓜子活,做事情很有一套,特别是这几年讨了漂亮的老婆小兰,俩人凭着的勤劳智慧,干起了个体户,小日子过的甜甜蜜密,虽然不能说是大富大贵,也算得上家道小康。

李康是个不安分的人,虽然说小生意做的不错,可是他觉的这样太辛苦,而且赚钱太慢,再加之这几年干个体的越来越多,竞争也大了起来,生意没前几年那样好做了。李康在家里想了好几天,在网上做了大量的资料搜集,他看准了开大油罐车跑运输这门路子。驾照他早些年都考了,开车的技术也没问题,他算了一笔账,觉得干这行肯定行,跑一趟就等于她们夫妻两一月的收入。

这天晚上,他就把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老婆小兰说了,小兰开始觉的投资太大,风险也大,不同意,他给小兰有是摆事实,又是举例子,还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好说歹说,把小兰给说的也心动了。于是俩人说干就干,把些年攒的钱取了出来,又往亲戚朋友借了一些,买了一辆大油罐车。

李康这几年做生意,人路上混得熟,不几天就揽了好几个活。这天是他次上路,小兰在家千叮咛万嘱咐,十八相送似的把他送上路。李康这人也会来事儿,在路上不一会儿就和同行的几个汽车司机混熟了,路上的那些道道也知道的十之八九,这天到了一处收费站,检查的人员是个胖子,一看到他们的车队远远的就示意他们停车。领队老王见状赶紧迎上去,陪着笑脸,递上一支红塔山,嘴里“大哥、大哥”的叫着,那个胖子眯着眼,嘴里叼着老王递上的烟,皮笑肉不笑的扫视着他们,指着李康,问道;:”这个人脸挺生,新手吧。”

“是,是这小伙子以后还要请您多关照。”老王赶紧回答道。

“呵呵,这好说,我说你们这车又超载了吧,咱们怎么办,过磅还是…….哼哼。“胖子阴阳怪气的说。

“不不,您工作忙,我们怎敢给您添麻烦,我们还是老规矩,你受累了,多提我们担待。”老王说着向旁边的几个司机使个眼色,司机们分别都拿出200元钱,塞道那个胖子的手里,李康在一旁直发愣,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

这时老王又拿出200元,塞到那胖子手里,指着李康,陪着笑脸道:”这时他的,新手不懂规矩,您别见怪。“

“呵呵,你看你们,阿,哎,以后要注意,不要超载,这样很不安全,就这次,下不为例。”胖子装摸做样的训斥道,说完看了李康一眼,过去拍了他一下肩膀道:“新同志更要注意,多向老同志学习。”

李康这时也明白了几分,也忙陪着笑脸道:”是,是一定注意,也请您多指导。

“哈哈,老王,你们这个小伙子很不错,好了祝你们发大财,好了走吧。“胖子神气的说道。

总算是又上路了,到了晚上他们在一家饭店打尖,李康给老王买了几瓶啤酒,两人在那里喝起来,李康忙问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老王呵呵的笑着,就给他讲起了这里边的玄机。

原来,跑运输,车子要是不超载根本就赚不了多少钱,要赚钱车子就得超载,可是一路上有好多的收费管卡,车子要是超载了罚款不说,车子还不让上路,这时司机们为了上路就只有给这些检查人员好处了,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种大家心照不宣的规矩。用现在时髦话就叫行业潜规则。

李康听完之后这方才恍然大悟,在此后的数次跑车经历中经常遇到这种问题,李康都轻松应对。可是现在这些稽查人员的胃口是越来越大,越来越贪婪,这点令他大为恼火。

李康对这些蛀虫是即恨有怕,又一次他开着车又经过那个胖子的所管辖的稽查站,他一看到这个胖子那贪婪的嘴脸,不禁心中无名火大起,但心有顾忌,没法,只好交了所谓的手续费,开着车走了,突然李康脑中灵光一闪,一个计划在她的脑中渐渐形成……

这一次李康有要跑这条路线,那个胖子远远的看到他的车,心里不禁暗暗高兴,寻思这个礼拜的麻将费又有了。他见李康停车下来后,急忙赶过去,怕别人把这敲竹杠的好事给抢了,“哈哈,我说兄弟,我们又见面了,我说咱们真是有缘呀,兄弟这回有发财了,哼哼,不过这车好像超载了吧。咱们还是……”胖子在那里摇头晃脑道。

“谁说我超载了,你的眼睛是地磅呀,就算是超载咱们可以按照相关规定处理呀。”李康大声的说道。引导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定了过来。弄得胖子神色窘迫,一张大脸涨成了猪肝色。

“哼,过磅,我倒要看看你这车到底超没超载。”胖子吼道,

油罐车一上地磅,果然超载了,这时胖子洋洋得意的,手里拿着罚款单道:“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呀,交罚款吧,一共500块。咱们以后可是骑驴看场本走着瞧。哼。“李康也不言语,交了罚款,开着车走了。

可是没走多久,他又开着车原路返回来了,胖子这回可乐坏了,过去就挡住了,“小子,怎么了,回去呀,不过咱们得按规矩来,检查过往车辆是否超载呀,有无安全隐患,你这车安全隐患到没有,不过超载是有的,哈哈….小吴照着刚才的再开一张。”那胖子对自己的手下吩咐道,不一会,罚单有开好了,“怎么样,交钱吧,跟我作对,哼哼。”胖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我没钱了,刚才不都交了,”李康道。

“呵呵,刚才是进境查,现在出境查,能一样吗,咱这都是按制度来的,你不是要按制度吗,现在行了,没钱就扣车,到时去稽查队领车吧,不过那可就不是500元了,哈哈。”胖子口沫横飞的说道。

“没钱,爱扣就扣吧。”李康愤然道。

“好,小徐,小吴,把这辆车扣了,给开手续。”胖子拿着开好的手续又对李康道:”小子,记着三天内来领车交罚款,过了三天要交滞纳金,还有车辆保管费,哼,咱这可都是按规矩办事。“胖子还故意把”按规矩办事“音拉得特重。

李康拿着罚单和扣车凭据走了,回到家里给当地的“今日播报”栏目组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车无端被扣,请节目组为自己讨回公道,“今日播报”栏目组这几天刚好举办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的活动,听说李康这样说,立即答应了帮他这个忙。

三天后李康和栏目组的记者一块来到了稽查大队,刚好这天上级领导来这里检查工作,办公人员看见有记者随来更不敢怠慢,拿出了为人们服务的态度,弄明白情况后,让他按规定缴纳了罚款,带领着他去提车。李康看到自己的车子后,仔细检查,撕开封条后,突然大声喊道:“我的油,谁偷了我灌里的油,这可要了我的命呀!”工作人员也吓了一跳,检查之后,确实油没了,这下他也傻了眼,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李康这时候是又喊有闹,记者的照片也拍个不停,把检查的上级领导都引了过来,问道:“怎麽回事,”

李康哭丧着脸道:“我车被扣了,来领车却发现自己的油罐车中的20t油没了,请领导为我做主呀。”

稽查大队的领导赶紧过来道:“这不可能,怎末会有这种事,你这车里本来就没拉油吧,本来就是空车,不要在这里胡说。”

“空车,我是因为超载被扣得车,要是空车,还超载个屁,赶紧赔我的油,请领导为我做主。”李康边说边把自己的扣车单据,和超载处罚凭证,拿了出来。

这是稽查队的人全傻了眼,那位来检查的领导仔细一寻思,觉得事有蹊跷,便道:“都到办公室吧,把这件事的有关人员,全都叫过来,记者同志,欢迎你监督。”

不一会,一干人的全到了机关会议室,那个胖子也来了,看着领导们没好气的看着他,冲他一个劲的瞪眼,他自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那位上级领导盯着李康道:“小同志,车放在稽查队,车里的东西都是封存,有封条,这个封条在你拆封之前应该没被动过,油不可能被盗,但是车子确实是因为超载被扣得,这里面的情况就只有你一人知道,你放心的说,今天的事儿,理肯定在你身上,你放心,我为你做主。’

李康一听,心里吃了一惊,这位大领导好水平,赶紧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李康那天开车过收费站之后,马上将油卸给了同伴,自己开这个车空友返回来,这时的那个胖子利令智昏,就马上按原来的开了一张,他哪里会想到这个车是空车呀,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闹剧。李康这时把路上收费站的各种行径都向领导做了反映。

那位上级领导听了之后,不禁大怒,他表扬了李康这种机智的行为,但是也对他长期超载的行为进行了批评,说道:“小同志,正是因为有了你们这些超载的司机,才让这些稽查收费站的蛀虫钻了空子。以后可要引以为戒呀。我给你留了个电话号码,如遇到类似这样的事情就直接打电话给给我,但是你以后老老实实开车拉货,预先正人,必先正己。”李康听了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个胖子可到霉了,成了反面的典型,受到了严肃的处理。就连稽查队的领导管理不善,受到了处分。

那位记者看到这样的新闻肯定是不会放过,第二天,一题关于李康智斗乱收费的报道,出现在电视上,这下李康可成了新闻人物,他们小两口别提有多神气了。他们周围跑运输的都想和李康搭伙,但李康说,和他搭伙没问题,但有一条,就是老老实实拉货,正正经经做人。

立体打印机
台州单夹式蝶阀
上京国际-哈尔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