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小说相逢在月球上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8:01:22 来源: 邯郸信息港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位长衫磊落、剑眉朗目的青年才俊,左腋下夹着一把伞,右手上捧着一卷书,他以一种气势恢宏的湖南口音,吟哦着前世王作踏雪而来。只见他步履轻盈,身似矫燕。他在茫茫大雪中略跺一跺脚,伟岸身躯竟然就腾空而起,那是真正的“轻扬直上重霄九”!“哦……我这是,在月球上了。”回想前尘往事,又张目遥望天尽头已成一片废墟的地球,青年才俊不禁面露一丝怅惘。只听他继续吟哦道,“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  “润之兄请了,嬴政这厢有礼了……”只见一位峨冠博带器宇轩昂的男人近前走来,朝着青年才俊躬身一揖。“大地在我脚下,国计掌于手中”。此人面带霸气,眼光中更流露着一统江山的锐利,但他对吟哦诗词的青年才俊倒是十分谦逊地先行见礼。  “喔……是先秦始皇帝!”青年才俊人中龙目,终也识得眼前人物,赶紧撂下腋下伞与手中书,一撩袍摆,就要跪拜见礼。转念又想,你我身份,伯仲之间,何须跪拜?遂改为双手抱拳,长揖者三,礼敬而不失自尊。  “哈哈,想我华夏九五,今日汇聚于此,好风,好雪,待朕再搅一场风搅雪……”放豪言者,乃汉高祖刘邦。  “来者何人?”秦始皇嬴政对这后来一位,言语可就不大客气,他朝他睥睨一眼,“哦,是泗水亭的刘乡长哇……怎么是你来?你们汉家王朝,今日与润之兄寒冬快意相会月球的,应是您那重孙子刘彻吧?”  青年才俊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自己前世王作《沁园春.雪》中的秦皇汉武与自己在月球相会了,倒也真算他生一件大快人心之事也!他见二位言语有些不合,赶紧从中劝道,“高祖乃汉武帝曾祖父,祖孙帝王,在润之眼里,自是与汉武帝同等相看,谁来都一样……”  “刘彻来不来,什么要紧?太爷爷要来,重孙子就得让我。不过,刘彻的人,我倒带来一个……”汉高祖刘邦话音刚落,只见一位清瘦的斯文男子,敛眉低首走上前来,倒身下拜,“在下司马迁,与各位前朝明君见礼……”  “司马先生,可还认得我吗?”一阵马声的的,却又见一位眉锁深情但一脸刚毅的男子,从茫茫大雪的远处策马飞奔来到司马迁面前。他纵身跳下乌骓马,抱拳作礼,“项羽多谢司马先生以‘本纪’记旧事。”  “楚霸王何出此言?霸王千秋作为,本就是与各朝君主平起平坐的王道,自当位列‘本纪’。司马迁参见楚霸王……”司马迁已拜过了诸君,此时又单对着楚霸王项羽倒身下拜。项羽半屈一膝,蹲身扶起司马迁,而后,与秦始皇嬴政及青年才俊分别见礼。他只不与那刘邦做半句交谈。  青年才俊见楚霸王项羽果然好气度,他生他世,仍有乌骓马相随。他于是与项羽执手,笑问虞姬。项羽想起当日四面楚歌,纵是英雄肝胆,亦不免儿女心肠,潸然下泪。青年才俊见项羽忆往事伤怀,遂不好再追问,只心下默默揣想,那名传千古的虞姬,但不知与蓝苹相比,又如何呢?  “不就是一个女人么?女人如衣,男子汉大丈夫的,脱了一件,再穿一件,还值当得哭?”汉高祖刘邦见项羽不理他,他也不介意,那都是驴年马月上辈子地球上的事儿了,好容易现在月球上遇见了,还较个什么劲儿?只见他一挥手,“瞧,我带了两个俺们刘家的女人来给大伙助助兴!”千娇百媚的飞燕与合德两姐妹,便袅袅婷婷走来。只见二人头上戴得玉坠金摇,身上穿得姹紫嫣红,娉婷在一片茫茫大雪中,煞是好看。  各朝诸君皆屏息静气,眼光都直了。  忽听得一威严女声,“什么妖女子,竟也混到这月球上聚会的地方来卖弄?”一位头戴天子冠身着九龙袍的中年美妇,仪态万方不怒自威款款而来。  飞燕与合德姐妹娇滴滴拜见了各朝君王——他们可是在皇宫里作乱惹是生非的好手,那飞燕本欲扬起她那块的水晶盘,自己纵身上去好好表演一番,不想给这后来的中年美妇呵斥得吃了一吓,她便举着盘子蹙眉忐忑呆站在那儿。妹妹合德给姐姐鼓劲撑腰,一马当先,不在话下,她声音不大,话语却十分逼人,“我们可不是什么妖女,我们是伺候皇帝的!”  “我就是皇帝!”中年美妇娥眉高挑,朱唇微撇,掷地有声。她不抱拳作揖,也不行低身万福之女礼。只见她抖一抖皇家袍袖,露出一双纤纤女手,双手合十,平于前胸,“武曌见过前朝各位君王。”  “这这这……怎么李世民不来,又派你这女流之辈前来与我等相会?”秦始皇嬴政大感不快,明明是说“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怎么故事情节老不按牌理出牌?  “他来不来?与我什么相干?他来,代表他的唐朝;我来,代表我的周朝!”女皇武则天又朗声说道。  “武媚娘,做女人不要强过了头才好,分什么唐周?你姓武不假,可你还是唐朝李家的儿媳和国母呢……哎你说,那李世民和你,到底是算公媳关系,还是他就是你的前夫呢?”汉高祖刘邦也在一旁阴阳怪气揶揄道。  “休再提不堪往事,与这强霸武氏理论不清……各位,李世民来迟一步!”只见一位身着杏黄皇袍的伟男子,须发间夹杂着些雪花龙行虎步而来。  青年才俊抢前一步,携了李世民的手,殷殷礼询,“何不将贵朝隆基与玉环一并请来?”李世民听了大声一嗐,胡子朝女皇武则天一撅,“这你要问隆基的奶奶。这个姓武的女人从来都是要独霸风光,她哪里肯带孙儿孙妇来出席此等盛大聚会……”  青年才俊这才折转身来,对着女皇武则天,“周朝武曌,也是中华上下五千年一位女皇帝了,今日一会,润之幸甚!只是,周朝又如何?秦皇汉武也罢、唐宗宋祖也罢,终究是赶来与我们俱往矣!与男人一争天下的终结,又怎么样呢?女皇陛下瞧瞧,地球已成一片废墟。你我今日,也不过是片刻暂聚于这水中幻月,想那周朝,也就是历史长河中一朵镜中虚花罢了。”  “润之先生,水中月也罢,镜中花也罢,有你有我,有日有月,方是朗朗乾坤。润之先生诗词豪迈,之风竟现,武曌不会作诗填词,但凭空任日月齐平而生‘曌’字,想也不愧不负今日这月上寒冬,历代君王相逢的盛会了。”  “逐草四方沙漠苍茫,哪怕雪霜扑面?射雕引弓塞外奔驰,笑傲此生无厌倦……”说话间,又听得皑皑白雪中,有歌声与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元太祖铁木真到了。他真是一位异域的美男子帝王,曾几何时,天苍苍野茫茫,铁血丹心成就了蒙古帝国的彪悍扩张!铁木真向诸位君王礼毕,不发一言——他说的话,他们听不懂,种族不同,语言不通,转身上马,纵越远去。弯弓尤在,雕落何方?铁木真不及走出诸王的视线,已经连人带马,还有他的弯弓,一起化为了乌有。  一切如梦似幻!  秦始皇嬴政看着元太祖铁木真远去的背影,暗自思忖道,“这条蒙古汉子倒是有些个性,可惜竟然无话别过……”诸君俱有些感慨。却又见空无一人的月球上,飘飘洒洒的大雪中,又来了一位华丽中透着儒雅,儒雅中透着华丽的男子。青年才俊见此人来到,心下暗语,“模样才华倒是好的,可到底是末路君王,眉宇间尽是萧杀之气。”  来者与诸君见礼,“赵佶见过各位帝王……今日月球相会,无备大礼,带来一幅瘦金体书法,与各位分享如何?”  “且慢!赵佶我问你,宋家王朝,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开国之君不来,为何又派你这只知吟诗做画的亡国之君来与我等旷世明君相会?你且看今朝的风流人物润之先生,所吟诗词,是达到何种帝王境界……”  “始皇帝此言差矣!说什么今朝往日?又分什么开国末世?更不必谈男女齐平,江山对坐,你只往那地球再看一眼……你再想一想那元太祖铁木真为何不发一言一来便走?他又走得了了吗?”赵佶又说道。  秦始皇嬴政、汉高祖刘邦、楚霸王项羽、唐太宗李世民、周朝女皇武则天、青年才俊,并司马迁与飞燕合德姐妹,俱随宋徽宗赵佶之言往一片废墟的地球望去——真是历朝帝王将相,何样不成空?铁木真更是早无踪影。  “倒要请教宋徽宗瘦金体书法了,想来这已是地球绝版的皇家真迹了……”青年才俊见诸王神魂俱散,自己个稳住,努力收回心神,对赵佶说。  宋徽宗赵佶便从袖拢中珍珍重重掏出一副字卷,就在月球的雪地里铺开,“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山南无雁飞。”旷世奇绝瘦金体书写着千古凄凉绝句。诸王都赞好字,却又一时都情绪悲凄。青年才俊见他如此珍爱书法,心下黯然,“你也走不了了。”不觉间,那字画竟随雪化了。字纸全无。那汉高祖刘邦平民出身,甚为爱惜东西,见那字画一截一截就被月球上的冬日寒雪吞没干净,顿时起了急,白眉赤眼地说,“哎,那北宋赵佶,你亡了国的皇帝,你那瘦金体值当不老少的银子的,你快从雪地里扒拉出来呀……”  “是啊,有备无患。手上有家当,方可再图东山再起……”唐太宗李世民也劝道。  独有周朝女皇武则天默然,良顷,珠泪滚滚,还原了女子多情感性的本色。只见她主动拉了青年才俊袍袖一角,声音哽咽但情绪平静地说,“请润之兄将《沁园春.雪》中未叙及的明清二主一并请来相会,而后咱们欢欢喜喜,浩浩汤汤,就在这月球白雪中,一齐化了吧……”  楚霸王项羽,不悲不喜,不言不语,不退不进,不躲不避。“死生都寂寞,重逢只等来生。”他心里,只留一句话,给虞姬。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青年才俊听了武则天的话,略略思忖。不写朱重八是有道理的。他连和刘邦一个级别也不够,他是要饭的出身,又当过和尚。可他到底还是明朝的开国皇帝!眼下还计较这些干什么呢?别叫那雪停了,红日当头一把火,倒是将月球烧了个灰烬!烧尽还不如化尽吧。罢罢罢!那清王朝“少年坎坷含恨起兵”的努尔哈赤,就与明朝喝过“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朱元璋,你两位速速来月球与我等相会!  时空穿梭。朱元璋与努尔哈赤二位颠颠赶来。朱元璋赤条条一人,来去无牵挂,叫花子和尚,倒也潇洒!努尔哈赤不知怎地杂念颇多,还想他爱新觉罗一门名流千史,像炫耀他家的人才似的,带了他家的乾隆皇帝爱新觉罗.弘历一道前来。努尔哈赤像个老农一般催着乾隆与诸王见礼,秦始皇与青年才俊都急切说道,“别来这些虚礼了,晚了就来不及了……”  那月球上白雪皑皑的幻象,说话之间,就要化了。  “我要喊了!”青年才俊清清嗓子。  “各位君王,再等雪芹一步!”只见拖着花白长辫子的一个胖头丑男人,风雪地里踉跄追来。  “曹雪芹啊,你又不是当皇帝的,你来凑什么热闹?”亡国的皇帝赵佶还看不起曹雪芹,他长得丑,也不会写瘦金体。可是曹雪芹后来著的《红楼梦》是叫赵佶很妒忌的,文人相轻的毛病真是哪朝哪代都屡见不鲜哪!  “且等一等!”  “且等一等!”  分别喊这两声的是周朝女皇武则天与汉朝太史公司马迁。“我们是帝王将相,须得配齐了《红楼梦》中的才子佳人,才好一起上路!再说,曹雪芹这个耍笔杆子的,也好与司马迁这个耍笔杆子的作陪,此生此世,他生他世,当不当皇帝,与写不写文章,道理还不都一样……”  “好了快些快些,别唠唠叨叨的,女人家真是话多……”唐太宗李世民截住周朝女皇武则天话头。女皇本想与他理论,忽然意识到,任何理论已经毫无意义,便收声,屏息静气,放平眼光,双手合十平于胸前。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  曹雪芹唱着《好了歌》,近前而来。青年才俊再将人头数清点一遍,“可都齐了?这就……”  “别……”双声娇啼!飞燕合德姐妹关键时刻,出列,双膝跪倒雪地里,“各位皇帝陛下,我们姐们既不是帝王将相,也算不得才子佳人……求你们放了我们姐妹一条生路吧!”  青年才俊走上前去,欲搀扶起飞燕合德,“不是我们不放你们姐妹生路……”话未及完,但见千娇百媚一双飞燕合德,已经在月球雪地里,瞬间化了个干干净净点滴不剩。  “是时候了!”诸王齐声俱喊。  青年才俊,左腋下夹起他的一把伞,右手上仍捧着一卷书,他用那湖南口音浓重的铿锵之音,高喊一声,“俱往矣!”  月球上的白雪,纷纷扬扬地下着。安然、洁白、平静。  月球上的冬天一点也不冷。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共 47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的临床表现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正规医院比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