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在红旗下54读小说引发冲突章文远头部挂出世

2020-09-25 14:22:31 来源: 邯郸信息港

长在红旗下54 读小说引发冲突 章文远头部负伤

这次劳动结束后,休息了两天,7月8日,正式上学。由于期中考试提早结束,新学期的课本还没发下来,基本上处于自己复习之前课程的状态,老师们也疏于。半个月战备施工劳动的后遗症就是同学们的心散了,课堂纪律相当散漫。

教室里乱嗡嗡的,女生们不停的窃窃私语,聊兴甚欢,仿佛要把半个月劳动少说的话全补上似的。男生们则是大声喧哗,不顾他人感受,在这样的环境下若能坚持看书学习,需要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淡定。

从这本书中他了解到,世界近代史是资本主义萌芽、产生、确立与基本定型的历史。以1640年英国资产阶级为开端,到1917年俄国十月结束,是资本主义产生和发展,并逐渐构成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和向过渡的历史。整个世界近代史有三条线索:1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发展;2是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三是亚、非、拉美人民反对殖民压迫。从时间和内容上,可将其分为初期资产阶级、让雷-阿伦回到首发的位置。开场后不久工业资本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三个时期。

这本书方文友记忆最深的是欧洲文艺复兴、美国独立战争和俄国的十月。文艺复兴是14世纪中叶至17世纪初在欧洲产生的思想文化运动。在中世纪晚期发源于佛罗伦萨和,后扩大至欧洲各国。人文主义精神的核心是提出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肯定人的价值和尊严。主张人生的目的是寻求现实生活中的幸福,提倡个性解放,反对愚昧迷信的神学思想,认为人是现实生活的创造者和主人。

美国独立战争,是大英帝国和其北美十三州殖民地的者,和几个欧洲强国之间的一场战争。方文友从此记住了1776年7月4日是美国的国庆日,《独立宣言》是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伟大文献。通过《独立宣言》的这一天也成为美国人民永久记念的节日,定为美国独立日。乔治·是美国的第一任总统,也成为全球第一位以总统为称号的国家元首。

1917年11月7日,俄国十月沉重地打击了的统治,极大地鼓舞了国际运动和殖民地半殖民地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改变了俄国历史的发展方向,用方式改造俄国的道路,对全部人类社会的发展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1949年写了一段这样的论述:十月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列宁主义。十月帮助了全球的也帮助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的宇宙观作为视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斟酌自己的问题。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

在赵老师翻的时候,前边的成东方、田秀慧,旁边的包芳菲、王静宜等同学都把眼光集中到赵老师身上,田秀慧还咧着嘴,意思是方文友你怎样又乱看书了,方文友瞅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赵老师走到前边,田秀慧回过头,好奇地,你看的啥书?顺手拿起放在书桌上的那本书,她看了下书皮,笑呵呵地说:世界近代史啊!有意思吗?没有看小说有意思,方文友说。

下课后,于德水走过来,关心地问方文友,你又看啥书了?不让看的可别拿学校来看,对你影响不好。

方文友非常感谢于德水的关心,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若是再由于看不该看的书让老师逮着,想入团恐怕更难了。没事,我看的是世界近代史。

方文友拿起桌上的书,于德水接过书翻阅了一会儿,这是新买的吧?

上星期买的,方文友说。

看完借我看看,于德水面露笑容,他看方文友看的是正八经的书,提溜的心才放了下来。

行,再有两天我就看完了,噢,对了,明天我把上册带来,你先看着。

不用带了,放学我去你家取去。

好的!

放学后,于德水来到方文友家,方文友把自己这两年买的书全拿了出来,其中如果被H有浩然所著的《艳阳天》一至三卷、《金光大道》一二册,上海科学出版社的《十万个为何》1至十五册,黎汝清所著的《海岛女民生》法拉格写的《回想和》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青年丛书《中国近代史》朱志尧的《宇宙的秘密》鲁迅的《呐喊》《旁皇》《传》《朝霞》杂志等几十本书刊。于得水惊讶地,你买这么多书啊?

啊,都是这两年买的,你想看什么就拿甚么,方文友对书是非常爱惜的,他看书有个习惯,不论看到哪页都不会把书折页作为记号,而是全凭记忆去记,也不会手指沾着吐沫去翻书,不是讲求卫生,而是怕污损了书。今天他把这些书让于得水挑选,就是由于他觉得于德水是他最好的同学,最好的朋友。

于得水看看这本,翻翻那本,有点挑花眼了,文友,你帮我选1本吧!

这要看你想看哪方面的,文学作品类的有小说,自然科学方面的有十万个为何,社会科学类的有中国近代史等,方文友说。

那样,我姐看完金光大道第一部后,一直想看第二部,借我第二部,再拿一本中国近代史吧,看完中国的再看世界近代史,于得水拿起这两本书。

行,不过近代史会让你很生气的,从1840年第一次战争到1919年五四运动,这几十年的中国历史实在是太屈辱了,签订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又是赔款又是割地,沙皇俄国侵占了中国150万平方千米的土地,相当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面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中日甲午战争,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唉,不说了,你自己看吧!

于得水走了。方文友坐下来,写了一篇学习《世界近代史》的心得体会日记。

到今天为止,自己阅毕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世界近代史》1书,体会较深。对近代世界产生的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对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也有了新的认识,知道了主义是在剧烈的阶级斗争中产生的。

1974年7月25日。

第二天下午,赵老师手拿一本书走进了教室,引发了同学们的注意。赵老师说:这是一本新出版的小说,书名叫《战地红缨》是描写解放战争时东北少年儿童在党和大众教育下战役成长的故事,是石文驹,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5月出版。新课本没发下来,放假还得一段时间,现在事情不太多,同学们一天闲着没事做,从今天开始我每天给大家读小说,了解一下解放前的历史,提高同学的阶级觉悟。

听赵老师说要给大家读小说,同学们都很兴奋,有的同学高兴地鼓起掌来。

赵老师接着说,这部小说是以张德新为原型创作的,张德新是在辽沈战役中牺牲的最小烈士,他在黑山阻击战中壮烈牺牲,是一名年仅16岁的小英雄。张德新出身在辽宁锦州黑山县胡家镇前黑山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

1945年8·15投降后,他被推选为儿童团长。在辽沈战役中,为了支援前线,他带领儿童团员们站岗、放哨,监视敌人活动。 1948年10月20日晚,在我军撤退时,张德新为了掩护农会转移,不幸落在敌人手里,张德新在敌人威逼、利诱、严刑鞭挞面前,立场坚定,宁死不屈。1948年11月21日清晨,张德新大胆就义。

赵老师就像一个评书演员,他读的绘声绘色,同学们全被吸引住了,大家屏住呼吸凝听,生怕哪句没听懂,课堂上只有赵老师那成熟男人的磁性声音在流淌。把同学们的情绪带进了解放前的那段岁月。

一九三三年的冬季,来得格外早,老天就象故意跟穷人作对似的,农历才交九月,就呼呼地刮起了西北风,寒潮一场紧接着一场,无情地扫荡着山海关外的辽西平原。

张东合空着肚子支起身板,上身披着一件破棉袄,下身穿一条百补千纳的裤子,蹲在灶坑旁边的一堆乱草上。他烦躁地搓着两只大手,抬眼看看妻子怀里那个饥饿的小生命,心里痛苦地想:唉,这个不懂事的小冤家呀,你投错了胎啦…”想到这里,他猛地拍了下脑门子,说:咳,别怨这怨那,孩子咋的啦?孩子没错!都怨这个世道呀!”他忽地站起来,推门要走。

你干啥去?妻子抬起头来看了看丈夫,着急地问。

张东合粗声粗气地说:找金老歪,借粮去!不能眼看着一家人饿死呀!

当赵老师读到金老歪这三个字是,坐在前排的章文远回头看了一眼赵光华,滑头地笑了。赵光华看他不怀好意的笑,马上意想到他是在嘲笑自己。赵光华小时候母亲不慎把他跌落开水中,不但左脸落下了疤痕,而且左侧的大筋也曲折了,导致脖子歪了,多次去医院诊治也没治好。这些年他一直忌讳他人说疤瘌和歪字。刚才赵老师念到金老歪时,他心里就格登一下,怕啥来啥,这时候章文远回头,其用心是不言喻的。赵老师还在继续读小说,赵光华没吭声。

好,好,金老歪一摆手,吩咐阴阳脸说,先领算卦先生去领赏钱,吃喜面去吧!随后马上派人到各家去给我查一查,把全屯里属鸡的都给我报上来!

阴阳脸连声答应着,领着算卦先生走了。

赵老师读到这儿,下课的铃声响了。赵老师说,先读到这儿,下节课接着读。同学们正听的津津有味,突然下课了,虽心有不甘,但只好等下节课接着听。

感到伤了自尊的赵光华,下课后堵住章文远:你刚才回头瞅啥?

章文远自知理亏,心里那点心思被赵光华洞悉了,陪着笑说:不干啥,没事。

章文远话说到这也就行了,但赵光华不依不饶,你刚才是笑我呢吧?

我笑你干吗!章文远矢口否认。

你早不笑晚不笑,为啥赵老师念到‘金老歪’时你笑?

看赵光华把话挑明了,章文远也就不遮掩了,就笑你呢,能咋地?

笑我就不行,赵光华保护着自己的尊严。

金老歪、金老歪、金老歪,章文远接连叨咕了三声金老歪。这不是当面羞辱我么,赵光华忍无可忍,他一把薅住了章文远的衣领,两眼瞪的溜圆,再叨咕1遍?

章文远仗着自己身材高大,根本没把赵光华放在眼里,别跟我叫号啊,我叨咕了‘金老歪’怎样地?

赵光华被逼到了墙角,他无路可退,挥起左手煽了章文远一个耳光子,章文远躲了一下,但还是打在半张脸上,他抬起腿猛地1踹,赵光华向后倒去,碰翻了一张书桌,不知谁的文具盒掉到了地上,赵光华拾起文具盒扑了上去,照着章文远的脑袋就是一顿乱砍,那铁制的文具盒让章文远的脑袋挂了彩。章文远看了下手上的血,刚想反击,赵老师进来了。

赵老师了解了情况,他万万没想到念个小说也会引发同学打架斗殴,当着大家的面对章文远和赵光华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让成东方陪章文远到医院包扎一下。

上课后,赵老师对同学间相互起外号的行动进行了谴责,不能嘲笑同学的身体缺欠,说这是一种不道德的行动,也是对同学的不尊重。今天这件事的起因章文远是有的,本来赵光华同学脖子就有毛病,章文远把金老歪与赵光华起来,这就是对赵光华的不尊敬。赵光华你也不要太敏感,要知道过度的自尊其实是一种自卑的表现。

赵老师还在前边说着,同学们听的有点不耐烦了,他们希望赵老师接着讲。赵老师看出了大家的心思,好吧,咱言归正传,接着念。

赵老师一口气又读了两节,这本描写解放前儿童团斗争的小说吸引了全班同学,故事产生的地点就在辽宁,时间也不久远,旧社会穷苦百姓生活那点事,他们通过父母讲和听忆苦思甜报告都有所了解,但用文学作品反应那段生活还是第一次听到,随着小说情节的逐步展开,使同学们的心随着书中的人物起伏,后面的情节会更精彩,更吸引人。

方文友已不满足听赵老师每天读了,他觉得速度太慢了,他想以最短的时间内读完这本书。晚上,他和母亲要钱,说是买本书,母亲问:买什么书?

妈,今天老师给我们念了1本小说,书名叫《战地红缨》我想买1本看看。

多少钱那儿?

五角多吧!

那末贵呀?

长篇小说,挺厚的,不算贵。

就听老师讲呗,还买它干吗?

老师念的太慢了,1天才读两章。

别买了,听说,你在学校看小说挨过批,再买小说不还得挨说呀!

不一样,这是新出版的小说。

你买的书很多了,出本书就买,买得起吗?

虽然母亲没有直说不给钱,但从谈话里方文友知道从母亲这儿想要出钱是不太可能了。

前些天买《世界近代史》和父亲要了一块多钱,再向父亲要有点张不开嘴,方文友决定向奶奶求援。他知道奶奶手里有零花钱,勤劳一生的奶奶节衣缩食,老了还拼八分,给工厂缝擦机器的抹布,那都是一针一线的辛苦钱,奶奶眼睛花了,纫不上针,方文友常常帮奶奶纫针。

说起奶奶,方文友毕生难忘的一件事是奶奶救过他的命,如果没有奶奶危在旦夕之际的当机立断,就不会有今天的方文友。

那是1963年的夏天,方文友那年5六岁。那天晚上下了1夜的滂沱大雨,电闪雷鸣的。早上天亮了,雨还没有停,院子里一片汪洋。父亲早上上班时,看见院子里电线杆上的电线断了,耷拉下来,父亲折回家里,吩咐奶奶电线杆电线断了,看好两个孩子,别样他们碰电线,奶奶答应1声,告知方文友和:你俩别出去啊,在家好好呆着。

下午两点多雨停了,但天还阴沉沉的,好奇心重的方文友喊了,想去看看断了的电线。他趟着泥水来到电线杆下,伸出小手去够电线,但没够着,他回家取了一个小板凳,再次来到电线杆下,他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右手去抓电线,刹那间,方文友就被电击倒了,躺在泥水里,站在远处,看着弟弟躺在泥水里,急忙跑了过来,去拉方文友,也被电击了一下,摔倒了。伤的不重,神智还比较苏醒,大声疾呼:奶奶!奶奶!正在屋里做饭的奶奶听到声音,心里1惊,迈开三寸金莲的小脚跑出屋,看见两个孙子倒在泥水里,意想到是被电打了,虽然没有文化,但奶奶生活经历丰富,她回家拿了根木棍子疯了似地跑向失事地,用木棍把电线挑开,一把拉起,站起身哭哭啼啼跑回了家。但再拉方文友时,方文友瘫成一团,他闭着双眼,嘴里吐着白沫,脑袋耷拉着,已没有了知觉。街坊邻居全出来了,他们大声地喊:文友!文友!过了好长时间,方文友恍如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他渐渐睁开双眼,哇。地一声哭了。耳边传来的声音是:好了…活过来了…快去医院吧!奶奶看方文友活了过来,眼里噙满了泪水,抱着方文友哭诉道:孙子呀,你要是过去了,让奶奶怎样活呀,怎样向你父母交代呀!

方文友右手的拇指和中指至今还留着那次电击的伤疤,这触目惊心的1幕至今深深地印在方文友的脑海里,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事情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每次想起,方文友都相信自己那一刻一定是过去了,他逃过了生命中的这个大劫难。

方文友进了奶奶住的屋里,笑嘻嘻对奶奶说:奶,没拼八分啊?

今天缝了10块,没布头了,奶奶说。

哦,奶奶…方文友欲言又止,看着奶奶满脸的皱纹和粗糙的手,他有点不忍心向奶奶要钱。

有话说啊,咋吞吞吐吐的,奶奶对方文友说。

我、我想买本书,跟我妈要钱,没给我,方文友道出了实情。

多少钱啊?

五毛多。

奶奶从上衣褂子里取出一个手绢,打开手绢拿起一张一元的纸币,给你,去买书吧!

方文友接过纸币,说了声谢谢奶!

第二天,是星期天,方文友吃过早饭,揣着奶奶给的一元钱来到北市场新华书店。他走到文学作品书橱,问服务员有没有《战地红缨》”服务员从书橱上拿下书给了方文友,我买1本。”服务员开了票,方文友拿着票交了款,取回书就回家了。

回到家方文友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直到晚上睡觉前,读了一百多页。方文友看书心切,周一早上,他把书带到了学校读,心想读这本书不会遭到老师的批评,没准还会遭到表扬呢!

-昨天新买的,方文友说。

赵老师笑了笑,又回到教室前边。他的朗诵流畅而带有情感,揣摩着人物特点,用不同的音调、语气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俨然一个评书演员在表演,确切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

下课了,于得水、杜子明、向云龙、关来福等同学围过来,纷纭向方文友借书,方文友说,我还没看完那儿,看完再说吧!好几个人借书,借这个不借那个会得罪人的,方文友只好先搪塞一下,再做打算。

方文友把书放进书桌里,去厕所方便,几个男生也随着他出来,关来福说,咱也别难为文友,咱几个竟老头吧,排下顺序,按顺序借书。文友,你看这样行吗?

方文友未置可否,只是笑了笑了。方文友是把书当作好朋友的人,一般的同学关系他是不会借的。借于得水和向云龙,没什么说的,但借他人方文友其实不宁愿。

于得水对关来福的提议其实不买账,竟啥老头啊,书是人家的,爱借谁借谁呗!

那倒是,我寻思没个顺序不让文友难堪吗?关来福解释了1句。

向云龙听懂了于得水的意思,随着溜缝说,借谁不借谁,方文友你说了算,愿意借谁就借谁。

一直没言语的杜子明,听出了于得水与关来福间的分歧,便见缝插针地说,你们竟老头去吧,文友先借我看啊,说好了。为了套近乎,他还搂住了方文友的脖子,亲近的让方文友讨厌。

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哪个药店可以买到复方鳖甲软肝片
复方鳖甲软肝片在哪里买
心肌梗死高血压治疗方法
防止肝纤维化吃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