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狐娘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7:01:32 来源: 邯郸信息港

月亮又圆了。仿若一个温婉清丽却不失妩媚的女子,慢慢释放着它的万种风情。那熠熠银辉不燥不烈,俏丽的身姿脉脉含情。在它的柔情里,藤蔓幸福地缠绕着树木,萤火虫不时调皮地扇动着翅膀,雀鸟甜蜜地相拥在爱巢,缕缕微风吹过,它们轻声呢喃,继而缩紧身子相互依偎。一个白衣女子伫在山顶,却无心欣赏这美丽的夜色。她凝望着山下的那间茅屋。茅屋里,一个公子在案旁呆呆而立。女子知道,他是在看墙上的画像,那张画像上画的是她。泪水又一次湿了姣美的面庞,女子轻念着:“萧郎,对不起,我害了你,你就当我真的掉到河里淹死了吧……”  “晴儿,回去吧,你都看了一个月了。那不是你的缘分,忘了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师祖。”被唤作晴儿的女孩幽幽回话。   老人揽过她说道:“晴儿,别怪师祖心狠。当年你娘为了救你爹,打伤了玉帝的护法,玉帝大怒要剿灭狐堡。你娘自尽谢罪,我也在玉帝面前起誓,我们一族永远不离开狐堡,永不侵扰人类,这才保全了我们狐族。你违反族规私自下山,天庭没发觉也算万幸,万不能再鲁莽了。”    晴儿轻轻答道:“晴儿知道。晴儿不会让狐堡有危险的。”  抬眼望着老人的一脸慈祥,晴儿问道:“师祖,我爹娘死的时候是不是很幸福?”   老人幽幽地答道:“当年你爹见你娘自刎也不肯独活,追她而去。我没有体验过那种真情,但我看他们是笑着闭上眼睛的,他们应该是幸福的。只是苦了你,孩子。当你娘剖腹把你交给我时,你刚刚成型,还没有手掌大。”  老人又陷入了沉思。看着老人沧桑的脸上泪迹斑斑,晴儿一阵不忍,“师祖,咱们回家吧。”话还没说完,微风送来一股腥气,晴儿不禁一阵干呕。   老人搭过晴儿的胳膊,笑了:“看来我们狐堡又要添新丁了。晴儿,你的小狐儿已经一个月了,再过一个月,你就要做母亲了。”   晴儿回望着山下的茅屋,喃喃地说:“萧郎,你要做爹了。虽然她跟我一样是一只白狐,但我知道你一定会疼他爱他的。”  一个月过去了,晴儿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她抚摸着肚子轻笑着说:“念儿,你怎么还不出来“你要像哪吒那样在娘肚子里待上三年吗?”爱意柔柔的晴儿却没注意到远处师祖轻轻地叹息。  冬天到了,晴儿子肚子也一天天地鼓起来。随着一阵阵的巨痛,这个狐子终于要降生了。随着声声啼哭,在场的狐们惊呆了。那精致的五官,胖乎乎的手脚,分明是个人。狐堡里沸腾了,晴儿生了个凡人!晴儿看着怀里的孩子,泪水止不住落下:“萧郎,你知道吗?你有了儿子,他叫念儿。他是人,是一个和你一样英俊的男子汉。虽然你不知道,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我们的孩子抚养成人,让他光宗耀祖。”  一转眼,孩子已过周岁。看着念儿每天和小狐玩耍,晴儿心急如焚。她找到师祖:“师祖,念儿是人,不能总待在狐堡,我要让他过人的生活。师祖,你放我下山吧。我保证不给您惹祸。”   “傻孩子,不是师祖不肯,你若下山一日两日,天庭可能还不会发觉。可你要一辈子待在人间,天庭怎么会不知道?到那时,我们狐堡怎么办?”   “可我的念儿怎么办?他是人,不能生活在狐群的。师祖,你帮帮我,他一出生就没见过父亲,已经够可怜了,要是在这,他的一生就毁了。”   看着晴儿泪流满面,老狐摇摇头:“唉,要想离开狐堡又不被发觉,除非……”看着师祖欲言又止。   晴儿忙问:“除非什么?师祖,你倒是说呀。”   老狐幽幽说道:“除非你断尾。”   “断尾?”   “对,断尾。”老狐说道:“断尾之后你可以拥有人的相貌,也可以掩藏妖气,但你还是妖,永远做不了人。而你苦修的千年功力却会丧失殆尽。”   “为了念儿,我愿意断尾。”   晴儿不加思索地回答。“晴儿,你苦苦修行千年,不就是为了成仙吗?断了尾要想成仙你还得再修千年。这样做值得吗?”   “为了念儿,做什么都值得”“唉!”老狐无奈地摇了摇头。  静夜里,狐堡传来一阵惨叫,师祖握着晴儿的手嘱咐:“晴儿,别去找萧鸿了,他在你佯装落水死亡的半个月后就染了瘟疫死了。你看到的,只是我给你的幻象。”   晴儿跌坐在地上,喃喃地说着:“怎么会?我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继而,抓着老狐的胳膊摇着:“师祖,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断尾可以过人类的生活。我早点去找他,他就不会死了。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傻孩子,那是他的劫数,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老狐抚摸着晴儿的头说:“孩子,你现在功力尽失,随时都可能遇到危险。师祖把你的功力暂存在这颗碧珠内,它可以在你发生危险时保护你。但它也让你露出妖性,你要慎用。记得要是在人间待不下去了,就回来,孤堡永远是你的家。”   晴儿泪流满面,不停地叩头。老狐挥挥手:“去吧去吧,你的念儿是文曲之才。将来必定功成名就。”看着晴儿越来越模糊的身影,老狐叹了口气:“唉!劫数啊!”    晴儿带着念儿在苏州安顿下来。断尾让她无法再使用法术,一切都要从头学起。还好晴儿天性聪慧,不出几月,人间烟火已让她过得有声有色,还在一个绣坊谋了份差事,总算解决了娘俩的吃饭问题。  一转眼,念儿七岁了,虽然顽皮得很,却也聪明上进。《三字经》、《百家姓》背得滚瓜烂熟。该送他去私塾了。可仅凭晴儿每月的几钱散碎银子,哪够送他去学习?幸好绣坊的主人是个难得的好人,预支了她半年的工钱,总算是让念儿进了学堂。  念儿的聪明深得先生喜欢,就是这调皮劲让人吃不消。经常是泥水满身、鼻青脸肿地跑回家来。一次,念儿又哭着跑回来,边哭还边埋怨:“娘,为什么我没有爹?他们就会欺负我,我要是有爹,就没人敢欺负我了。娘,我爹在哪?你怎么不带我去找他?”   她抱着儿子心痛不已:“娘也想爹爹,可爹爹去了很远的地方,回不来了。”   “那就再给我找个新爹。我要爹,你要一个新爹。”念儿大喊着。  是啊!念儿太可怜了,从小没缺少了爹的疼爱。或许该给念儿找个爹了。可是萧郎呢?他已经塞满了晴儿的心。“娘,我要爹。”听着念儿梦里的满腹委屈,晴儿的心碎了。  绣坊老板的原配去世了,晴儿成了老板的续弦。老板对晴儿疼爱有加,对念儿虽未视为已出,却也是精心照顾。只是他的儿子和念儿一样顽皮。两个孩子经常是好了吵,吵了又好,一家人倒也相安无事。  一天,老板给兄弟俩买了一匹小马,让他们打发空闲时间。哪知这匹马却惹来了祸事。两个孩子都要骑,老板的儿子个头大些,抢先骑了上去,念儿哪里肯受委屈,一下子把大孩子从马上拉了下来,扭了脚。老板见念儿无礼就训斥了他一通。念儿便跑到晴儿那里大哭:“不是亲爹,怎么会疼孩儿?娘,你说,你要念儿还是要这个爹?你要跟这个爹过,就从此没有念儿这个儿子。”   晴儿惊呆了。儿子要她做出选择。她跟老板虽无爱情,但几年来,老板确实对她不薄。念儿是她的儿子,是她萧郎在这个世上留给她的一个存在。她又一次妥协了,带着对老板的无限愧疚,离开了苏州。  晴儿领着念儿辗转来到了京城,在京城开了个小绣坊。凭着高超的手艺和的人品,小店生意越来越好,也开了多家分店。娘俩终于不用再为生活发愁了。而念儿虽然任性,功课却丝毫不用晴儿操心。在学堂里仍是先生的爱徒,在这一带也小有名气。   一天,念儿回来兴冲冲地说:“娘,我认识了知府大人的儿子,今天还去他家做客了,他家好气派,那桌子都是雕花的……”听着儿子滔滔不绝地说着,晴儿笑了。描述一番,念儿还不忘说:“娘,我请知府大人的儿子明天到咱家做客。到时候你一定要准备得好一点哦。”“行行行,娘一定按规格准备行了吧?”  第二天,晴儿早早地准备起来,她特意亲自下厨做了苏州有名的松鼠鳜鱼和碧螺虾仁,知府的儿子尝了赞不绝口。晴儿笑着说:“我家念儿也喜欢吃这两道菜了。只是他小时家里的日子苦,只有过年才能吃到,后来……”还没等晴儿说完,念儿便打断她的话:“娘,您又说什么呢?人家来做客,又不是来听您说故事的。”   送走客人,念儿一脸的不高兴:“娘,您为什么要跟人家说那些?怕人家不知道我们穷吗?您这样不觉得有伤大雅吗?”说完不等晴儿解释便摔门而去……   赶考的日子到了,各地的学子纷纷来到京城,本来就繁华的京城更加热闹。晴儿不断督促念儿学习。念儿倒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先生曾说过,以念儿的才气、学识肯定能中前三甲。  考过试,念儿更是轻松,每是跟朋友们闲逛。  这一天放榜了,晴儿惦记着,便跟着念儿来看榜。走着走着却不知念儿跑到了哪里。晴儿也不管他,自己去看皇榜。正走着,突然听到一声:“萧鸿!”忙转过头去,却是一个妇人在叫他的小儿子。晴儿不禁笑了。是啊!他的萧郎再也回不来了。   沉思中,晴儿竟然没注意到一队人马飞奔而来。前面的是一个女子。随着一声马嘶,一阵骂声随着一柄银剑挥了过来:“瞎了你的狗眼,竟然敢挡本公主的路!”   眼看着剑挥到了晴儿的眼前,这一剑下去,晴儿必死无疑。旁边的人也倒吸了口凉气,却没人敢救。晴儿早已失去了功力,哪里躲得过?只有闭上眼睛等着受死。突然一道寒光从晴儿脖子上发出,弹得自称公主的人后退几步,跌从地地上。听着人们的惊哦,晴儿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师祖送的碧珠救了她的性命。这时,另一匹马上的一个道士跳下一边扶起了女子,一边指着晴儿说:“你是妖!”然后回头对身后的人说:“来人啊,把这个妖精给我绑了。”  念儿看到围了一群人便钻进来看热闹。一看,竟然是他娘被绑了起来。但大声质问:“为什么要抓我娘?”   公主答道:“为什么?本公主抓人还需要理由吗?我今天不但要抓她,我还要烧死她。”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不讲不讲王法?这可是天子脚下,怎容你们胡作非为?”念儿大声呵斥。   “王法?我就是王法。你要想救你娘也行,那就拿你的手臂来换。”公主说完,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剑。   “我……我这手臂还要读书写字,我考取功名还要为国做事。”念儿不由地后退了两步。   “哈哈,你口口声声说要救你娘,却边一条手臂都舍不得,真是可笑。”公主笑得花枝乱颤。  “你娘”道士笑道:“她是妖,你说她是你娘?那你也是狐狸?”   “胡说!别羞辱我娘。”念儿被公主抢白,本就生气,听道士这样说,更是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好,那我就让你看看你娘真正的样子。”道士奸笑着拿出了一面镜子。   “不要,求你不要求”晴儿低声请求。“不要吓到我的念儿。”   道士哪里肯听她的话。镜子一翻,晴儿已经化成了一只白狐。道士一阵讥笑:“你以为你断了尾,就没人知道你是妖了吗?”又转身对念儿说道:“看看吧,这就是你娘。”  “娘,你是狐妖?你为什么是狐妖?你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娘?你让我以后怎么在世上立足?你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我?还不如让我死了。”哀嚎着。   听着儿子的话,化为狐狸的晴儿泪流满面:“可是念儿,娘养了你二十年,这二十年,娘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你……”   “我不想听,不想听!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娘,我恨你,我恨你!”不等晴儿说完,念儿指着晴儿大吼,全然没有看到道士举着火把,向晴儿走去……  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轰鸣,一个白衣老者踏云而来,拂尘轻抖,道士的火把便化为乌有。“晴儿,二十年了,你就是欠他再多也该还完了,跟师祖回家吧。”   老人满是怜爱地扶起瘫软的狐儿。“师祖,我不回去,念儿他还小,他还……”   “行了!还你的念儿,他还是你的儿子吗?跟我回去!”老人再严厉却也掩饰不住的声音颤抖。   “他还是孩子,还不懂事,他……”   “别说了。跟我回狐堡,永远不许下山!”不等晴儿说完,老人便拉着晴儿踏入了云霄。      念儿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惊得呆在那里,半晌,才反应过来,喃喃地说着:“为什么我娘是妖?为什么我要受人耻笑?”继而又声嘶力竭地大喊:“你为什么要生下我?又为什么离开我?为什么你总是来折磨我?你要以后我怎么办?”只听“咔嚓”一声,路旁的一棵树被一道闪电拦腰截断。正好落在念儿身边。念儿抱住头,体若筛糠。正在他惊魂未定时,有人喊:“放榜了,放榜了。”人们蜂拥而去,断树旁,只留下呆呆地抱头伏地的念儿……     共 493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中西医治疗精囊囊肿的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治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