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战尊 第四百九十章拖延战术_1

2020-01-18 07:07:51 来源: 邯郸信息港

极道战尊 第四百九十章拖延战术

从平不凡和天毒南的短暂交手中,前者处于弱势,就知道平不凡比天毒南弱了许多。

天毒南脸上冒着灰光,眼中涌动着灰雾,狰狞的大笑着,从空间石中取出一碗毒药,仿佛喝烈酒般将其灌了下去,肚子中如刀刮般疼痛,仿佛火烧般滚烫,随着毒药涌入他的筋脉中,元气仿佛得到了催发般,瞬间暴涨了整个丹田,此时他体内的元气,不会比大造化境初期圆满弱,周身的黑雾愈加的阴森,元气灌满了衣袍,衣袍鼓胀起来,身形如电般射了出去。

平不凡还未反应过来,天毒南的手掌就按在了他的胸口,他的身躯飞了出去,沿着地面摩擦出几十米远。

平不凡嘴中的鲜血不断的溢出,冷冷道:“天毒南,你这样用毒药增加元气,就算你杀了我,你也不会好过的。”

旋即寻思道:“看来自己只有和他拖延战术,等他的毒药消失殆尽,实力恢复原样之时,自己在对付他应该不是问题。”

“只要能杀了你,我这么做完全值得。”灰雾缓缓的蔓延而开,天毒南手印变幻起来,手印变幻之间,灰色的元气翻滚,空间缓慢的扭曲,一股磅礴的气势爆发而出,将地面撕裂出一道狰狞的裂缝。

那是一道灰色的手印,手印迎风暴涨,暴涨到了十丈大小,覆盖满了灰色的纹路,从地面呼啸而过之时,道道狰狞裂缝瞬间蔓延而开,灰尘四处席卷,对着平不凡爆射而去。

“彩袖玉钟。”那灰色手印散发的气势,封锁了平不凡闪避得每一处路线,平不凡压根无法闪避,只能和他硬碰,便手捏兰花指,双手结印起来,彩色的光华暴涌,一只彩色的玉钟凭空而现,猛烈的在旋转,爆发出滔天的彩色光华,照亮了整个天空,对着灰手印呼啸了过去。

彩袖玉钟这武技是平不凡无意之间所得,这武技是女子修炼的武技,动作和姿态有些像女子,所以他甚少施展,免得让人嘲笑。

天毒南见到平不凡施展武技那扭捏的模样,甚是恶心道:“平不凡,你修炼的是甚么武技?分明就像个女人啊。曾经有个女子叫做如花,长得十分丑陋,经常挖鼻孔,偏执要穿时髦艳丽的衣衫,每次走到街上,都会让看见他的男的呕吐,你这个样子和如花差不多,就连我都觉得到要吐啊。”

彩色玉钟旋转而出之时,爆发的璀璨光光华,如巨浪般席卷而过,和涌来的灰雾接触之时,空间开始波动起来,涌出淡淡的劲气,劲气射在地面砰砰砰作响。

灰雾和彩色光华交织在了一起,灰色的光华和彩色光华大盛,照亮了整个黑暗的阵法。

“平不凡,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看我怎么破除你的攻击。”天毒南脸上的灰雾浓郁起来,浑身磅礴的气势涌动,一股潮水般的元气,轰隆隆的涌入灰色手印之中。

随着他的元气涌入灰色手印中,灰色手印上的光华如辐射般席卷而开,空间缓缓扭曲,平不凡的彩色玉钟,在灰色光华的冲击之下,光芒逐渐暗淡,当平不凡的元气注入彩色玉钟中,轰隆的巨响声,夹杂着碎片翻飞而开,携带着雷霆般的气势暴涌而开,彩色玉钟爆裂成了粉碎,灰色手印上出现了道道裂缝,散落得漫天都是。

平不凡遭到重创,鲜血从口中狂喷而出,沿着地面滑出老远,一跤坐倒在了地面。他的脸上冒着黑雾,全身有些难受,取出一颗丹药吞下。当这片地方的元气消散之时,漫天的灰尘散落而开,天毒南缓步走出,脸色有些灰中泛白,笑起来的模样格外的阴冷,长袖对着平不凡卷了过来,白色的粉末洋洋洒洒的将平不凡包裹。

平不凡被白色粉末包裹之时,几道白光钻入他的体内,平不凡脸色瞬间变得发白起来。

天毒南哈哈大笑道:“平不凡,你中了我的魂蚕寒冰散,你将生不如死,哈哈,哈哈。”

平不凡咳嗽出几口鲜血,说道:“你的梦只怕做的太天真了吧,我早就炼制好了克制你的魂蚕寒冰散的丹药,你的魂蚕寒冰散,压根就奈何不得我。”说着将一颗丹药吞了下去,发白的脸色,恢复到原有的模样。

“那你给老子去死吧。”天毒南怒吼一声,右脚闪电般踢出,只见他脚尖的元气疯狂的涌动起来,空间开始波动起来,磅礴的元气在他脚尖汇聚成了一个圆球,猛烈的在旋转,爆发出可怕的气势,对着平不凡的胸口爆射而去。

呼啸而来的灰色圆球,仿佛要将空间都轰碎般,平不凡感受到圆球中蕴含的可怕气势,将全部的元气涌出,汇聚成了两道彩色光华,如两道彩虹般飞出,射在了圆球之上,爆发出一阵低沉的闷响之声,碎片散落得四处都是,两道彩色光华炸裂成了粉碎,爆发而出的气流,将平不凡卷得飞了起来,仿佛断线的纸鸢般身不由己,重重的跌落在了地面。

九毒大阵之外的心毒,见到平不凡受伤,眼中涌出喜色,便指挥着阵法,将毒药对着平不凡倾泻而下。

“老夫是你们用毒的祖宗,这种雕虫小技的毒,你们想奈何我,那真是笑话。”那些毒雾对着平不凡涌来,平不凡身上闪烁着淡淡的光华,那些毒雾便化为了烟雾,缓缓的消散。

平不凡狼狈之极,双翼微微震动,便飞到了半空中,不在和天毒南硬碰,和他玩拖延战术,这样天毒南短时间之内还奈何不得他。

天毒南阴冷笑道:“我看你可以逃到几时,你以为辛气节是墨家之人的对手,你这样想就太天真了!辛气节的实力虽然不错,可是年纪甚轻,无论战斗经验还是阅历,都不如墨家的人,你说死的不是他是谁?”

“你的毒奈何不得我,你的实力比我掠强,我不和你硬碰,你也杀不了我。”平不凡冰冷的笑道。

天毒南双翼震动,对着平不凡怒吼而去。两人在半空中追逐起来,有时元气接触在一起,爆发出低沉的闷响之声,不过天毒南想杀平不凡,确实有些不现实,平不凡现在的实力,压根比他弱不了多少,况且他引以为傲的剧毒,根本就奈何不了他,这让前者很是烦躁。(未完待续。)

唐山市第二医院怎么样
荔湾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洛阳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徐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