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小说不想说再见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5:22:13 来源: 邯郸信息港

眼看着所在的群即将散去,心里真不是滋味。仅以此文把曾经写过的题目编成小说,以此来纪念那些过去的美好时光。  ——题记  徐翁撞进蒋秘书的办公室,一只手抹着脸上的汗,一只手提了提背心的衣服,歪着嘴朝自己脸上吹了一口气,也仿佛把背心吹凉了下来。蒋秘书停下手中的笔看着徐翁说:“我不是告诉你孟市长不在吗?怎么还跑来?”徐翁瞪着蒋秘书:“休要懵我!《如果回到从前……》”蒋秘书一声冷笑:“徐翁,亏你滚打了这么些年,此一时彼一时你还不懂吗?”谈话间徐翁听到了走廊里一声轻微的咳嗽,徐翁两耳煽了几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出去……  可孟市长却离他越来越远,他顾不得脚上凉鞋的鞋扣脱落,继续往前追着,直到他光着一只脚望着孟市长的车绝尘而去,总算深信孟市长答应帮忙解救儿子徐威不过是自己做的一个《白日梦》罢了!想起铁窗里的儿子,不由回味起他《小时候》的事——但凡受了丁点委屈他也要与别人争个赢家,这种不服输的性格却滋长成了今天这种收拾不了的局面。他闭着眼睛摸了摸自己的脸,犹如算命瞎子般来了个《自画像》:“老天你太不公平了,我一心想《望子成龙》,你怎么可以让他成了阶下囚?”  他来到通往儿子监狱的《车站》,想起《曾经》的宝马奔驰,为了救儿子如今都成了别人的坐骑,不由悲从心起。在一路汗臭、烦闷、以及颠簸中总算到达了关押儿子的地方。整了整衣衫,再把自己脸上的愁绪打扫干净。没想到拾回来的那只脱扣的凉鞋出卖了徐翁,他不得不向儿子坦白救他无望的消息。徐威努力不让眼里的泪花滚出来,咬紧双唇沉默良久对父亲说:“我早就知道,孟市长答应帮我们不过是想要榨干我们的钱财。当初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不由让我总结出《文字游戏的感想》——无非是语言上的飞花泡影!我在这里不要紧,可是家里的钱都被那些大嘴乌鸦吃得差不多了,今后爸爸怎么生活啊?”徐翁喉结哽了一下说:“不要为我担心,你忘了在《家乡》还有一座老屋吗?我可以回到那里去啊!那里住着也舒服,《风景》又那么好……”  听到这里徐威再也管不住眼眶里的泪:“难道我们城里的别墅也成了他们的囊中物了吗?”徐翁忍不住把积压了许久悲伤和愤懑的《心情》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骂起了孟市长等人的上八辈下八辈八八六十四辈祖宗。看着原本《长相》英俊的儿子瘦得不成人形,徐翁心如刀绞,压低《声音》对儿子说:“这口气我怎么也咽不下,咱爷俩在这里骂骂解不了气,我打算在网络里把那些龟儿子骂个狗血淋头。”徐威也压低声音:“现在提倡什么《文明上网》,我们要响应号召,像我们刚才那样骂会适得其反的。”徐翁颔首:“嗯,那些《衣着》光鲜的禽兽如果只是这样骂骂太便宜他们了,我也让他们看看我的《颜色》!”  离开儿子,徐翁顶着炎热的《温度》径直到一所边远的学校找到干儿子徐畅。因为接连养了两个女儿却一直没能生个儿子,想着偌大的家产将会留在外姓人的手里。于是就想要是能收一个干儿子兴许会让亲儿子顺着路来,皇天不负苦心人,不久后徐威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徐翁觉得这一切仿佛是徐畅的功劳,便一直供养徐畅上完了大学。徐畅毕业后放弃了城里的工作非要跑到偏远的山村去教书,以前在徐翁眼里觉得他特没出息。不过想着他文采不错,就打算找他写一篇抨击蛀虫的文章。  谁知死脑筋的徐畅非要弄明白事情的原委才肯考虑,徐翁又一次回忆起改变了他和儿子命运的往事:去年冬天,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带着几个女人到我们老家的村庄去玩,当时我正开着宝马赶往城里。由于道路不宽,而我开得又比较慢。那人按着喇叭一路狂飙超了我的车,还把反光镜挂着了,我下车骂了几句,谁知那小子跑下车就给了我一记耳光。由于村子很小,而我还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这事的传播速度可想而知。当时徐威和几个朋友正在他一个发小家玩,几个兄弟不依,非要给我出这口气。就召集了一些人拦下了那小子的车,还把他抓到一个隐秘的地方,问是哪一只手打的我,说哪只手打的就把哪只给剁了。那人一听不但不怕,还趾高气扬地说:“你要敢剁我的手,我就敢要你的命!我爸爸是省长!”徐威一听嘿嘿一笑:“少拿官帽来压我,你爸爸是省长,我爸爸还是国家主席呢!”就这样,把那个人的手给砍了……  没想到,被砍的那人真是戴副省长的儿子。我们知道糟了,打听到和我们关系一直比较密切的孟市长和戴副省长比较好说话。便请他去帮我们言和,就算倾家荡产我也愿意私了。初感觉这事好像还有希望,直到我钱财耗尽,才发觉事情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那种被骗和绝望的《滋味》无人能够理解!现在《烦》的就是说徐威是黑帮老大,要扫黑除恶。他们为了整垮我家整死徐威乐此不疲,可一点也不嫌《累》啊!近的《风》声让我看不到出路,要想《雨》过天晴可能是痴人说梦了。怄人的是他们居然说在徐威的车里搜出了暗藏的枪支,这不是《雪》上加霜吗?更可恨的是孟市长,我们每《年》都把他喂得肥肥的,现在却合起伙来整我家,说到恨处用《方言》骂了一句龟儿子拿我那么多钱去全给他榨嚛(捣药)吃!  《竹》本无心,偏生枝节。在《春》暖《花》开,绿《草》丛生的时候,对于我们却是严冬的开始。为了有机会打听戴副省长的动向,我买通了他家的保姆。也打听到了孟市长和戴副省长的一些谈话。戴副省长当时气愤的说:“那畜生要了我儿一只手,我若不要了他的命誓不罢休!”谁知孟市长却说:“他不是畜生,是稀有的《野生动物》,你难道不觉得喝干他的血后再要他的命更有意思吗?等我们把徐家银行掏空再说吧!”我能感觉到他们当时的奸笑,可我居然一步步地把《房子》、票子、《孩子》放进他们的套子!  徐畅囫囵吞下咽在嘴里的《小吃》,把桌上的《酒》当《茶》一样地喝:“干爸,我很难过!看着家里处于《水》深《火》热中却帮不上一点忙。就算我有如刀的笔,也是胳膊肘拗不过大腿啊,无济于事的!”徐畅的话把徐翁的一丝希望也击碎了,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寒《冷》。长久以来的奔波犹如被炙烤着的腊一层层地往下垮,他再也撑不起身体的负担,就这样倒了下去……  当徐翁睁开眼睛,看见两个女儿守在自己的床前,不由老泪纵横:“你们怎么来了?难道原谅了爸爸那些年为了想儿子总嫌弃你们是女儿了吗?”两个女儿哽咽着:“我们从来都没恨过爸爸,不管怎么我们都是亲的人,以后我们《姐妹》会好好照顾您的!”想起以前对两个女儿的零零种种,徐翁不禁有些《尴尬》,想要《解释》什么,觉得一切都是那么苍白。原本《害怕》儿子去了不归《路》,将来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看来上天对我还是不薄!苍天啊,你要是有灵,就帮我和儿子搭一座《桥》吧,让他在梦里经常给我写《信》! 共 263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已婚男人遗精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精神运动性癫痫症状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