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的小屋

2019-09-14 08:07:06 来源: 邯郸信息港

周志鹏下班回家做了一个梦,梦见在老家的祖屋里长着一棵树,树上还结着黄灿灿的果实,却始终看不出是什么。他想走近那棵树,将树上的果实看分明,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叫他小伢子。他很吃惊,因为这是他小时候的乳名,如今几乎没有人那样叫他了。
都说小时候起个低贱的小名好养活,周志鹏为家里的独子,是全家人的心肝宝贝,当然也不例外。小伢子这个名字一直被村里人叫着,一直叫了很多年。如今他在大城市里生活,那个名字再也不属于他了,可即使是这样,在梦里有人再次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让他吃惊。
周志鹏转回头,不知身后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一身庄稼人的打扮,上身是蓝布吊兜服,脚下一双裹满泥的黄胶鞋。背着一个装化肥的袋子,里面鼓鼓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头上戴着一顶大草帽,盖到眉头,看不清眼睛。下巴上稀稀拉拉的胡子倒看得很清楚,黑白相间,都那么扎拉着。
周志鹏看着忽然出现在祖屋的这个人,感觉很陌生,也不知为什么他会叫出自己儿时的名字。那个一身庄稼人打扮的人又叫了一声;“小伢子,你回来了?”这次周志鹏听清了,说的的确是这几个字,只是听着声音有些沧桑的感觉。
周志鹏问;“你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那个庄稼人摘下头上戴着的草帽,露出一脸的和蔼笑容;“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你大爷啊!”
周志鹏看着大爷那双熟悉的眼睛,有些尴尬地笑了,老家很多年没回来了,大爷又戴着这样的草帽哪里还能认得出来?
大爷邀请周志鹏到家里坐坐,周志鹏没有拒绝,跟着大爷沿着一条两旁长满野草的小路一直走着,走了很远,很远。到了一处小小的茅草屋前才停住脚步。周志鹏有些讶异,大爷家什么时候搬到了这里,我怎么不知道?
大爷不管他的讶异,径直走过去开了门,门没上锁,一拉就开了。随着破门的开合传出一阵难听的声音。周志鹏跟着大爷来到屋里,那个茅草屋很小,屋里的光线也不好。大白天也感觉暗暗的。大爷放下背上背着的化肥袋子,要他先在屋里坐一会儿,他出去做点事马上就回来。周志鹏点了下头,大爷就走了。周志鹏在屋里百无聊赖,四处去看,家里的摆设极其简单,也很陈旧。没有什么现代化的电器,看来大爷的日子过得还是那么清苦,周志鹏心里想着,看着。可是看着看着他的眼睛就不动了,他被墙上的一张相片吸引了。确切地说那是一张镶嵌在黑色镜框里的单人照片,镜框里的人表情庄严肃穆,只是缺少了一丝生气。那竟然是一张挂在墙上的遗像!令周志鹏感到吃惊的是相片里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出去的大爷。周志鹏的恐惧一下就来了,出了一身的冷汗,忽然就醒了。
周志鹏吓坏了,一翻身坐了起来,打开了床头的灯。已经是午夜两点17分了,一摸额头都是汗,喘了两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神。摸出床头柜上的烟,抽出来一棵,点着。靠在墙上抽了两口。又想了想刚才做的那个梦,梦里的场景那样真实,大爷叫得那声小伢子好像就响在耳边。
周志鹏想着梦里大爷和蔼的笑,和那间小小的茅草屋,想着想着忽然愣住了,大爷不是死了吗?一想到这心里就涌上一股深深的恐惧,死去的大爷这是要带他去哪里?
大爷已经死去很多年了,在他还没有离开村子,到大城市生活的时候大爷就死了。大爷是护林员,一辈子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山里一个人独来独往,检查树木的盗伐情况,也预防那些火灾隐情。
大爷养了一条狗,养了很多年,大爷每次上山都领着它,周志鹏小时候也见过那条狗,那是一条毛很长的黄狗,长得很大,跑起来速度也很快。据说大爷的死就是这条狗回来送的信。
大爷是在上山的一次巡查途中冠心病发作了,就那样倒在了那座人迹罕至的大山里,身边没有一个人,只有这条狗,回来送信的也是它。当时大娘不明白狗狗自己回来代表着什么。这条狗是一条充满灵性的狗,见大娘不懂得它嗷嗷凄厉叫声的含义。就上前咬住了大娘的裤脚,之后往后拽。要大娘跟着它走,大娘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下就意识到可能有事发生了,叫了村里的两个年轻人和她一起跟着狗找到了倒在山里的大爷。到了那发现大爷已经没有呼吸了,那条狗围着大爷还是嗷嗷地叫个不停。
大爷下葬的时候周志鹏在县城上高中没有赶回来,只是听说那条和大爷朝夕相处颇有灵性的狗,在大爷下葬完之后就失踪了,从此后没有人看过那条狗的踪迹。
周志鹏不知道怎么会做了这样的一个梦。自从父母去世,老家已经很多年不曾回去了。虽然离得也不算是太远,可是父母都不在了不知道还应该去牵挂谁。
抬头看看墙上挂着的万年历,再过两天就是清明了,也好多年没回去给父母和爷爷奶奶上坟了,怪不得会做了这样的梦。
周志鹏第二天打电话和单位请了假,开着车买了一些烧纸和贡品,往老家的方向走去。老家那是一片临近县城的山区,交通还算便利。可即使是这样他也好多年不曾回来了。
开车进了村里,怎么看怎么陌生,那些房子、院落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老家什么时候变成了如今的样子,周志鹏很迷惑。
不过他还记得老屋的位置,虽然一直空着,但那里原来是他的家,在这个院里还有祖宗的祠堂,不大只有一间房。那里原来是太爷爷住的地方,太爷爷走了,那间房就一直空着,后来爷爷将文化大革命中偷偷藏起来的家谱找了出来。按着上面那些名字,用红纸将祖宗的牌位又一一的写在了上面。周家原来是个大家族。只是后来没落了,到了他这里只剩下了他自己。那些同宗同族的人也不知道都流落到了哪里。
小时候和村里的小孩在家玩捉迷藏,常常偷偷跑到祖屋里去。别的小孩不敢,看那里的红纸上都写着名字,桌子上摆着各种贡品,还有几柱香。他每次躲在里面都没人能找到他,可若是被父母看到了总是免不了要被呵斥。后来长大了不知怎么也对那个地方产生了敬畏之心。毕竟那里摆放的都是祖宗的牌位。
周志鹏下了车,拿了一把旧钥匙打开了老屋的大门,将后备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到了原来住着的屋子门口。轻轻的推开那间祠堂的门,一晃有好多年没来这里了。推开木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呛人的陈旧的味道。这间祠堂光线不太好,窗子还是很多年前带木格的窗子。屋里那些红纸写就的名字都布满了厚厚的一层灰,依稀的能看出上面写的是什么字。周志鹏站在祖屋里忽然想起了昨夜的梦,祖屋里并没有长树,更不会结金黄色的果实。周志鹏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只是一个梦而已,哪里还值得大惊小怪!
可是当他刚刚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叫小伢子,声音不大,可是对于此刻身在光线阴暗祖屋里的周志鹏来说不亚于一声惊雷。这声小伢子把周志鹏吓坏了,一下想起了昨夜的那个梦,昨天的梦中就是在这里遇见死去的大爷的。周志鹏一想到这个汗毛都竖起来了,就急着想往出走。
刚走出祖屋的门口,就被一个人叫住了;“小伢子,你回来了?”说的话和昨夜梦里死去的大爷一模一样!
周志鹏听了心里又是一紧,抬头看着说话的人,他也是一身庄稼人打扮,穿着蓝布吊兜服,也是一双裹满泥的黄胶鞋。只是没戴草帽,背上也没背化肥袋子。一张脸很黑,花白的胡子扎扎着,一双眼睛黯淡无光,看上去无比的沧桑。周志鹏定了定神,仔细看了看,认出了面前的这个人。虽然好多年没回来了,可是这个人还是熟悉的。
他是老邻居李万顺,离他们家不太远,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些年,他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了,他今年也就五十多岁吧,不过看上去好像比七十岁还要老。
之所以记得李万顺,不仅仅因为他是离家不远的老邻居,还有李万顺的儿子和他是同班同学,小时候经常一起玩。只是李万顺的儿子没等长大成人就死去了。李万顺的那个儿子死去时只有九岁,是在暑假时去村西的大池塘里洗澡淹死的。本来那天他们也叫上了周志鹏,可是周志鹏当天的作业没写完,被妈妈看着出不了屋,就没有去。
后来当天的下午村里就传来了哭声,那个九岁的小男孩,下到池塘里就再也没上来,等到被人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一具漂在水面上的尸体了。李万顺的儿子叫李小军,是周志鹏童年时的玩伴。
李万顺就这一个儿子,心肝宝贝一样的。孩子死了,媳妇不多久就疯了,看见和自己儿子年岁相仿的男孩就跑过去叫儿子,抱住就不愿意撒手。有时候手里也会拿些糖果之类的,看到那么大的小男孩就笑着给人家送去。
开始有些小孩看到有人给糖果,伸手就接。可是接过糖果就被这个女人抱住了。男孩无论怎么挣扎,她也不放手。男孩吓得大哭,哇哇大叫,等来了村里别的人。才把那个男孩从她手里解救了出来。以后所有的小孩一见到她立马就跑开了,也不管她在后面儿子、儿子的叫声。
周志鹏和她是邻居,与她见面的时候多,躲都躲不过去。有段时间她找不到别的小孩,就天天在他家门前等着他,一出门就跟着,好在后来她收敛了许多,不再主动上前去抱了。有时候是远远地看着,有时候嘴里喃喃的说着,声音不大,得靠近了才能听清。说的多的是儿子怎么不理我呢,就这一句话反复的念叨。
小时候周志鹏特别害怕她,可是害怕也没用,总是能够遇见她。后来周志鹏渐渐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九岁的小男孩了。以为这个女人就不会缠着自己了,可是也不知怎么回事,他长大了这个女人还是能认出他,即使他在县城上高中,回来时遇见她,她还是要叫他儿子。
周志鹏很多年没回来了,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样了。而今在老屋里遇见了李万顺,李万顺怎么老成了这个样子?周志鹏在心里叹了口气。也难怪,儿子死了,媳妇疯了,这么多年他心里该有多苦啊。
眼前的李万顺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周志鹏心里明白,其实每次看到他,李万顺的心里都会难受。毕竟自己和他儿子一般大,如果他儿子不死的话,也和自己一样大了。
“小伢子,你好几年没回来了,看到你家的门开着,我一想就是你。”李万顺的话打断了周志鹏的思绪。
“啊,是啊,好几年了,叔你身体怎么样,还好吧?”周志鹏是明知故问。
李万顺苦笑了一下;“呵呵,还那样,不知怎么就老了。”
周志鹏小心翼翼的问;“那我婶呢,她还好吗?”
李万顺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她也死了,这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周志鹏心里一震,怎么会死呢?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心里这么想的,嘴里就说了出来。
“唉,说起来也是怪我,那一阵子她不吵不闹的,只是和谁都不说话,我以为她好了,就放松了。哪里想到她竟然也跳进了那个池塘里,之后再也没上来。”李万顺说得很平淡,可是在周志鹏听来非常震惊。小时候那个跟着自己的疯女人她也死了,也跳进了那口池塘!
周志鹏看着李万顺那张沧桑的脸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几年都过去了安慰的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好在李万顺先打破了沉默;“小伢子,你是回来给父母上坟的吧?”李万顺也许早就看见了门口那些烧纸和贡品。
周志鹏点了点头;“是啊,好多年没回来了,这也到清明了,给父母烧几张纸。”周志鹏嘴里应付着,却没说回来上坟是源于昨夜的梦。
李万顺点了点头;“哦,那快晌午了,你去吧,就不耽误你了,回来的时候到家里坐会。”
周志鹏答应着应付过去了,心里很清楚不会去他家。李万顺适时的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转身回头又看了一眼周志鹏。那一眼里所隐藏的内涵,周志鹏当然懂得。
李万顺走之后,周志鹏将那些烧纸都拿出来,装在一个大袋子里,提着这些东西上山了,父母和爷爷奶奶的坟都在西山上。离村里有三里多路,都是那种难走的小路,周围是庄稼地,两旁长满了草,根本开不了车。
周志鹏一个人沿着一条小路一直走着,父母的坟头他还记得,虽然好多年不回来了。那里是他们周家的祖坟,其实也算不上祖坟,只是往上有几代人埋在这里。从太爷爷到父母不过三代人。
只是好几年没有人祭奠过,这里是一片荒凉的景象,坟头的草长的很高,旁边还有一棵不知名的树,那样歪歪的长在那里。有两只蝴蝶落在树枝上,正在翩翩起舞。
周志鹏将那些烧纸从袋中拿出来,给父母的坟头烧纸,之后又给爷爷奶奶烧,到大爷的坟头的时候,看到坟头上开裂了,有很长的一道裂痕。裂缝很深,不过很窄,裂缝两边长着草,中间的裂缝有些深不可测的样子,黑黝黝的再往里就看不真切了。周志鹏心里有些纳闷,怎么会这样呢,父母和爷爷奶奶的坟不是好好的吗?想了想也没往心里去,上完坟总算完成一件事,就像是心里的一项任务。
周志鹏从山上下来心情就轻松了许多,许多年都在大城市中生活,村里人看着是风光无限的样子,只是背后所承担的压力,谁又懂得呢?正好请了一天假,在这曾经生活过的山村好好看看。这里承载了全部童年的回忆。
周志鹏这样想着,走走停停的四处看着,他虽然在这里是土生土长的。可是很多年都生活在大城市里,如今山上的这片土地他已经很陌生了。看着一切都觉得新奇。正看着忽然被一所茅草房吸引了,这所茅草房离来的时候那条小路不远,不在同一方向,怪不得来的时候没看见。一所茅草房本来没有什么奇怪的,何况是对于从小在山村中长大的周志鹏来说更是如此。

共 644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周志鹏是从山里走出来的孩子,但因为家里没了亲人很多年没有回家了。自以为没了亲人就没了牵挂的周志鹏却被噩梦惊醒,醒来想起清明临近,该回家上坟了。小说用一个梦为主线,塑造了大爷和李万顺两个晚景凄凉孤独的老人。对主人公周志鹏多年没回老家这件事,作者没去做主观的评价,而是通过两件事让读者自己去思考。一、他虽然同情李万顺的悲惨境遇,但并不想多说一句安慰的话、给他丝毫的温暖;二、上坟时虽然看到了没有儿女的大爷坟头裂开却没有想到去填土修补。所以有了他对家乡的那种陌生感和潜意识中的恐惧心理,既出乎人的意料又似在情理之中。感谢赐稿,推荐共赏!【编辑:海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61202】
1 楼 文友: 2016-06-11 06:57:4 故乡,是让人梦魂牵绕的地方,即使已经离开了许多年,即使那里没有了自己的骨肉亲人,因为那里是生养自己的地方,那里留下了我们的根,那些关于儿时刻骨铭心的记忆永远不会从脑海里消失。所以不管故乡还有没有与我们有血缘关系的人,都要常回去看看,关心我们的故乡,关爱我们故乡的人。感谢文友投稿江山文学网,拜读佳作,祝创作愉快!每天大便不成型拉稀
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
有哪些家庭常备药
宝宝眼屎多又黄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