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族启示录 第一百零七章 分散

2020-01-17 10:12:38 来源: 邯郸信息港

兽族启示录 第一百零七章 分散

风语斥候看到兽人们掏出的兽卵后,立刻知道自己弄错了!刚才察觉到的那一丝痕迹,原来是从眼前这些低劣的火烈蜥幻兽卵身上传来。作为天启教廷的斥候,他还真没将这些低等的幻兽卵看在眼中。

“大人,这是我们在砂砾荒原深处偶然找到的火烈蜥幻兽卵,请您将这些幻兽卵带回神圣的教廷吧,并请您代我向神圣仁慈的教廷元老们问好。”席琳面露‘谄媚’之色,讨好的说道。同时心中大骂巴洛克……混蛋兽人,让我丢死人了!

风语斥候无比鄙夷的看着这个明明美丽非凡,却非要做出一副恶心媚色的女人!不知所谓的女人,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还向教廷元老问好,简直荒谬至极!

风语斥候转身,双翅一振,甚至都没有回答席琳的话,直接飞走,没有片刻停留。他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需要赶去帕德亚城的方向搜寻。

见风语斥候飞的不见踪影,所有人立刻趴倒在地上,浑身被汗水浸透,满脸的心有余悸。刚才这个人释放的威压实在是太恐怖,他们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席琳忙过去搀扶装昏迷的巴洛克:“巴洛克,你怎么样?”

小狼和幻兽卵都已经平息骚动,看来那个风语斥候真的走远了。巴洛克缓缓睁开眼睛,也是一脸后怕。刚才他之所以要装昏迷,就是因为他的萨满身份有些特殊,稍有不慎就会泄露一些气息,一旦吸引了那个人的注意力可就糟糕。在那个强大的人面前,他不认为还能隐藏住身上希伯来顿狼的秘密,只好装晕蒙混过关。

但即便将那个人蒙混走。并不代表安全。刚才肯定还是有些疑点疏漏,一旦那个人四处搜寻不到顿狼,最终还是会想起他们。要发现疑点也不是不可能。

巴洛克在席琳的搀扶下勉强站起,表情慎重的对族人们说的:“我们必须分开走了!穆鲁。你暂时带领他们,保护好席琳,先回烈酒城,带上我们所有的族人,立刻赶回砂砾荒原……。”

“巴洛克,你要去哪里?我不要离开你身边。”席琳立刻叫道,满脸的担忧和焦急,刚才那个人的恐怖吓着她了。害怕巴洛克会出事。

“听话,席琳,有些事你还不清楚。那个人在找的人就是我,这一次可以骗走他,不代表下一次还会如此幸运。分开走,你们会更安全。我也可以少一些顾忌。”总要想办法甩开那个教廷的家伙,巴洛克才放心回到砂砾荒原,否则就是给族人招灾。

“可是,你的伤……!”席琳还是担忧。

“没事,我是一个萨满祭祀。你也看到了,我只用了一个小时就治愈了断裂的骨骼,再次修复也不需要浪费多少力气。听话。和我的族人们先走,穆鲁他们会好好保护你的。”

尽管也都非常担心,但兽人们对巴洛克有一种盲目的信服,不觉中认为巴洛克肯定有办法甩脱危险。沉稳的穆鲁对巴洛克保证:“即便我们全部死掉,也不会让席琳小姐受到任何伤害,但是,巴洛克族长,你一定要安全回来,苍狼部落离不开你……!”

“呵呵。那是自然,我还要率领苍狼部落回到北方冻原。我还要带着你们一起引领兽人未来的路,怎么可能会死。好了。走吧,没有时间好浪费。”他催促着,让族人们赶快离开。…

席琳依依不舍,可也知道自己留在巴洛克身边仿佛只能成为累赘,只好跟随穆鲁他们沿着大道向西南方向远去。巴洛克看着他们的身影逐渐被道路两旁的茂密树林遮挡,回头对留下来的土狗拉克叫道:“嘿,好兄弟,又只剩我们俩了。走吧,咱们先远离此地,那个天启教廷的家伙要抓我们可别想那么容易……!”

……………………分割线………………

城内再一次陷入混乱,趁着奥德里亚的蒂普顿伯爵被杀的噩耗传来,绍姆贝格抓住了绝佳的时机,毫不犹豫的撕毁墨迹未干的协约,企图将吉恩家族和他的支持者们一打尽。对于这种局面,萨摩亚的菲奥多外务大臣是乐于见到的,所以他收起幻晶铠甲,和自己的随从们怡然自得的旁观帕丁顿人的自相残杀。

蒂普顿横死,托马士将军被菲奥多震慑逃跑,金号角军团也早已退出了帕丁顿的地域,此时奥德里亚人在帕丁顿的影响力无限的削弱。老吉恩率领自己的支持者们和绍姆贝格厮杀了一会儿,终究察觉不敌,最终只好被迫撤走。绍姆贝格很快掌控全城,然后军团全面戒严,四处搜索盘查苏珊王后和她的四个孩子。

绍姆贝格知道王后和她的孩子们并未在老吉恩公爵一方,因为他听说老吉恩也在四处寻找他们。苏珊王后和她的孩子是绍姆贝格儿子未来的最大威胁,他必须要彻底消灭掉隐患。只不过苏珊仿佛凭空消失,谁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当整个王城几乎搜索了个遍,绍姆贝格最终确定,她们肯定躲进了魔法学院……也只有那里是绍姆贝格所不敢胡来的所在。不过绍姆贝格坚信,他们不可能永远呆在学院里一辈子,总有疏漏的一天………………!

苏珊带着四个孩子,在于尔班侄子的护卫下潜入魔法学院,当推开密道口的石板,就着射入眼中的亮光,苏珊听到了一个令她安心的声音:“陛下,您受苦了,快上来吧,在这里没有人敢伤害您和几位小王子了。”

是于尔班,从国王科雷克自杀之后,他就再没有踏入过王宫。出于对前国王的忠诚,当他听说苏珊王后要和林德结婚的时候,甚至怨恨起苏珊来。但这种怨恨并不殃及几位王子,一旦他们遇到危险,于尔班还是第一时间出现。

将几位王子和克莱尔公主一一抱上来,然后向苏珊行礼。苏珊非常焦急,她并不认为魔法学院就一定万无一失,如果绍姆贝格真的要对她和孩子们不利,实在是有太多办法了,所以她必须尽快离开帕德亚,她需要那个兽人的帮助。

“于尔班,绍姆贝格撕毁了协定,他正在屠杀那些王国旧臣贵族,我的孩子们太危险,我必须要尽快离开帕德亚城,你能帮助我么?”

“王后陛下,于尔班家族愿意随时为科雷克王的子孙献出生命,请您跟随我来。”于尔班躬身说道,他们所在的这座魔法塔就是巴特斯的院长魔法塔,塔上顶楼正有一群魔法师在为新院长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所以才没有发现塔底潜入进来的王后一家人。但那些魔法师们很显然不会来帮助苏珊,甚至反过来将他们交给绍姆贝格也未可知,这就需要他们小心翼翼的离开这里。好在此时还是老兽人扎卡里掌控院长魔法塔,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老兽人开启一扇隐藏的门,并且顺手将一张兽皮卷轴递给了于尔班,和他拥抱告别,目视他们悄然的离开。…

王后原本想要去席琳的小楼,于尔班直接告诉她:“奥德里亚的蒂普顿伯爵突然死在图书馆门前的时候,整个魔法学院戒严盘查,那时候就发现席琳夫人不见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或许她有事已经离开帕德亚了吧。”

苏珊顿时心中一沉,她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个仿佛无所不能的兽人身上,却没想到他居然带着席琳走了……甚至连一个招呼都不打,这令苏珊下意识的感到气愤和……一丝伤心!

“请您委屈一下,魔法学院已经戒严,我们很难从大门走出去。“于尔班和自己的侄子带着苏珊和几个王子来到学院一处偏僻的所在,叔侄俩费力掀开了一处下水道的石板盖,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们只能从下水道离开帕德亚,请您放心,在城外,有人接应……”

巴洛克成功从下水道逃生之后,这条路却让老兽人扎卡里记住了,今天正好可以让王后从地下潜出王城。

这种生死危急时刻没有什么可以嫌弃的了,苏珊抱着小女儿克莱尔,率先进入下水道,随后三个王子一脸嫌恶的捏着鼻子也跟着进去,他们毕竟娇生惯养,几乎难以忍受这种恶臭。

凭借老扎卡里交给的下水道地形图,于尔班非常顺利的带着他们前进,偶尔遇到一只半只黑耳鼠,也会被他那个斗气战士的侄子杀死。但几个孩子毕竟还小,王后的力气也并不出色,她们很快气喘吁吁,行走艰难。

于尔班的侄子见状,抱起两个大一点的王子,于尔班背着第三个王子,然后将小公主克莱尔从苏珊怀里接过,他们继续前进。

没有了绊碍,苏珊轻松许多,不知走了多久,避开了许多次魔法警示法阵,终于抵达了城墙地基外围,只要穿过去,就离开帕德亚了!

于尔班为人谨慎,还是先派侄子出去巡视一番,确认城墙外没有危险,才带着苏珊他们爬出下水道。所有人顾不得身上的难闻臭味,一个个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看了看天色,于尔班说道:“陛下,我在这附近有一个庄园,您先随我去那里,有人正在那里等您,她会帮助您的。”

“是谁?”苏珊警惕的问道,连父亲老吉恩都在利用她,她实在不知道有谁是可以相信的了。

“魔法学院的贝琳达夫人,她正和自己的学生赛拉小姐等在那里,她会很好的安顿几位王子和小公主。”

苏珊心里一松……或许现在也只有善良的贝琳达夫人可以信任了吧?(未完待续)

马鞍山十七冶医院怎么样
东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西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莱芜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徐州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