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破获贩毒团伙多名90后因感叹没钱成毒

2019-05-24 14:13:53 来源: 邯郸信息港

警方破获贩毒团伙:多名90后因感叹没钱成毒贩

一高个子男人踱步靠近洗衣台,将一黑色小包塞到下面;大约到了次日上午,一小个子男人同样来到这条小巷子,从洗衣台下将黑色小包取走——

那个黑色小包里,藏的是毒品。

乐清缉毒警察近日破获了这么一个“打卡”贩毒团伙。

所谓“打卡贩毒”就是买卖双方不见面,通过联系,买方把钱打入一个指定的银行账户,卖方收到钱后将毒品埋到约定好的地点,再通知买方取货。

“这个团伙贩毒,成员之间从不见面,相互也不认识,由老大通过指挥。”乐清禁毒大队长臧培荣说,取货、运输、入库、分装以及抛货等等,完全通过指挥。“老大的分公开和秘密两种,公开号是给吸毒的,而秘密号则用来指挥。”

经过近2个月的侦查,温州乐清警方在重庆警方配合下于5月29日收,抓获头目姚某及其助手周某,他们在乐清的马仔陈某等5人也被抓获,其间,警方缴获海络因近600克。

昨天,乐清禁毒指挥部公布案情。

订货

瘾君子们很快会收到藏毒地址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的确,乐成派出所民警发现,在乐清的吸毒圈子里流传着一个公开的重庆号:用拨通这个号码,按指定账号汇入现金,用不了多少时间,便会收到一个详细地址,比如某某路的第几块石板下之类。

“只要找到那块石板,肯定能发现一个小包包,里面便是白粉。”乐清禁毒大队长臧培荣说,什么颜色多少数量,比如黑色袋子里的白粉是1克,红色袋子里的白粉为5克等等。民警调查得知,通过这样的公开号码买卖毒品,日均交易量近20笔。

都公开的,难道这些个毒贩就不怕被抓?问题就在这,关于这一点,乐清警察也是慢慢才弄清楚,这是一个组织非常严密,并且相互都不见面的团伙。

“这个号在吸毒圈子里是公开的,我们冒充吸毒者,打通了,按指定账号打入了400元现金,果然,对方发来了短信告知了取货地点。”参与此案的中队长陈林巍说,便衣警察来到指定地点后,取到了毒品,但没有见到任何人。

便衣潜伏

设计终于让马仔现身

怎样才能让这些马仔现身?

缉毒警们想了个办法,故意打说东西没有找到,希望派人前来查验。“一下子来了两个人,一个姓傅,一个姓杨。他们两人其实相互也不认识,姓傅的只负责发短信给吸毒者,而姓杨的则是负责搁放毒品的。可能是他们也不能确定是东西放错了,还是短信发错了,结果老大通知两人都到了。”

傅某和杨某就此落,很快便惊动了老大。

公开号码立即停用。

线索被切断得干干净净。

警方感觉到,这个团伙不简单。指挥部研判得出结论,看起来这个团伙上下左右均单线联系,使用秘密互不见面。那个公开号码虽然停止了,肯定会出现新的公开号。

神秘的地下交通站

是毒品中转仓库

新的公共号码果然出现了。

其实,查找这个号码对缉毒警察来说不难,只要调查那些瘾君子,对他们的往来进行分析,新号码立马被警方锁定。

这次的侦查警方秘密进行,目的为了查清整个团伙的运转方式,并掌握从上到下的成员关系。

原来,这个组织除了单线联系之外,还设有许多的“地下交通站“,这些站谁来确定,怎么使用,都由老大亲自过问。

大约侦查了一个月时间,警察终于找到了位于乐清的一个破旧出租房——毒品转运仓库。

能进入这个仓库的只有2个人,一个名叫谢文华,他负责重庆与乐清之间的毒品运输,他有一把进入这个仓库的钥匙,只要毒品运到,他便会放入仓库内,同时给老大回话。另一个人是乐清当地马仔小头目陈国建,他也有仓库一把钥匙,接到老大货到的通知后,他会前往那儿打开仓库门,将毒品取出并分包。

这样的地下交通站在重庆也有一个,老大叫它红房子。一旦有更大上家货到重庆后,便放在红房子内,老大身边有一名助理名叫周京建,老大会让周通知谢文华到红房子取货,加上放在红房子内的每趟5000元的费用,谢文华取了之后便将其运到乐清。

在团伙成员之间,一切都由秘密发出的指令行事。事后警察发现,老大手上有不少的秘密,他和谁联系都定有专门号码,而且,相互通话的时候,时不时地还用暗语。

乐清重庆警方同时行动

“打卡”贩毒团伙瓦解

各种比对和排摸之后,一张团伙络图基本成形。

老大姚太波,藏身重庆,身边带有一助手周京建。周的主要职责是向负责运输的谢文华传递老大的指令。团伙被抓后,老大姚太波说自己已有打算,准备将这一摊子交给周来打理,自己漂白后隐退,做其它正规生意。当然,这已成后话了。

此外,包括负责分装和藏货马仔陈国建、抛货及通知吸毒者的马仔等等,都由姚太波直接指挥。

打个比方,谢文华将货送达仓库便通过秘密告诉姚太波,姚马上会指令陈国建前往仓库,把货物分成1克、2克、5克等不同小包,然后再按照姚太波短信上的一个个地址,将毒品藏到批定地点。

毒品放好后,姚太波则通知抛货马仔向那些汇了钱的吸毒者发出短信,让他们一一到藏毒点取货。

陈林巍中队长说,之前是让抛货马仔向吸毒者发出短信后,再让陈国建去搁放毒品的,因为怕警方同时得到信息后对搁放毒品者设伏,于是改为先搁放好毒品,再通知取货,这样,警察能抓到的,也只有吸毒者了。

统一行动时间定在了5月29日。

当天下午,行动组成员守候在乐清宁康西路盛京客运站,将从重庆梁平运输毒品到乐清的谢文华抓获,现场缴获毒品海络因538.1克、冰毒87.6克。

随后,藏身乐清的抛货马仔梅某和陈国建被抓,警方分别在他们身上查获毒品海络因7.1克和18.9克。

重庆行动组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在梁平将姚太波和周京建抓获。

了解到,全案警方共抓获涉毒嫌疑人32名,其中毒品犯罪嫌疑人8名。缴获毒品海络因598.5克,冰毒119.5克。

签名“没钱,想找工作”

“90后”被毒贩发展成马仔

“就这个案子中的毒贩,90后占了6名,年龄小的只有17岁,这种趋势实在令人担心。”主侦此案的警官说,分析这些人走入歧途的原因,与他们工作怕累工资嫌低有关,这些人都喜欢来钱快而轻松的事,这正中了贩毒老大们的下怀。

作为马仔的陈国建原本是一个油漆工,一个月收入也有1万元左右,但他一直觉得这活太累,不体面。有一次和朋友聚会,有人说要介绍他一个来钱快而轻松的活,“有要求的时候送送货,平时想干什么都行,或者在家玩玩,一点都不累。”就因为这想法,他成了贩毒团伙的一个成员。

那个年龄更小的梅某是在上被毒贩们招去的。

当时,他在上注了签名“没钱,想找工作”,之后就有友联系他了。友说有收入高且轻松的工作。对方为了表示诚意,先给梅某打了200元路费,让梅某先到重庆梁平。梅某当时觉得遇上了贵人,到梁平后答应了这份“好”工作。有人给他送了钱和车票之后,他马上来到乐清,当了贩毒马仔。

长沙工地洗车机
捕鱼游戏下载
球墨铸铁井盖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