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化时代的到来2019iyiou

2019-05-14 18:18:05 来源: 邯郸信息港

在欧洲,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拥堵,是来自愤怒的司机们,正在像无头苍蝇一样,苦苦在寻找停车位。这是典型的所谓痛点需求。而解决方案却并非是互联思维能够解决,只能靠“移动互联+”才能解决。

西门子的大数据和车联概念的停车系统,在路灯上,对停车位搜索雷达传感器进行车位监测,结果数据将通过智能APP传输给用户,通知用户哪里有符合他们车辆尺寸的潜在空位,然后导航仪自动将用户的目的地到达区域指向附近的这个空位。

之所以提供这么一个案例,旨在告诉传统企业家们,不要被互联企业和风险投资所给予大家的导向蒙蔽了双眼,真正的解决方案并非是互联往下延伸,而是传统产业往上延伸。

你不要在奢望再造一个淘宝,这个时代已经过去,每个人都想成为马云,但是殊不知马云背后强大的资本对手以及那些白骨森森、尸骨未寒的失败者们。在淘宝上,无求不有,能够找到你所能想到的任何长尾产品。

互联化转型本来是传统企业在互联基因企业盘剥之下,奋起反抗资源再分配的一种行为。在互联企业已经造就了强大壁垒,一个庞大的体系、无数个庞大的军团之后,你难道奢望去进军他们赖以生存的阵地,醒一醒吧,谷歌、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会让你的任何进攻,一点点存活的希望都没有。如果你有坚实的传统企业根基,如果你拥有互联企业所不拥有的独特资源,那么绝地反扑还是有一些机会。

个性化时代的到来

如今,这个机会已经来,模仿性排浪式的需求时代已经结束,个性化,多样化的需求时代已经到来。当传统企业已经具备强大的产业基础,加上互联这个工具,互联互通之后,新的业态、新的模式应运而生。

工业4.0时代,个性化产品将以高效率的批量化方式生产。传统企业能够为用户提供规模化的汽车,而工业4.0时代,消费者却需要个性化更为显现的汽车;“个性化”是灵活、快速的方向;“规模化”却是大批量、重复生产的特点;传统的B2B(企业到企业)、B2C(企业到消费者),向根据C(消费者)的需求向B(企业)定制C2B的改变;工业4•0完完美的解决了“个性化”和“规模化”相融合的问题。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命,同样是橙子,褚橙却成了众人眼中的“励志橙”,而有的橙子却只落下了去榨汁的机会,它是怎么做到的——首先,它被人赋予了褚时健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赋予了感情、赋予了情感、赋予了故事。

重要的是,在对产品深入分析理解的同时,重新定义消费群体,满足了日益增长的个性化的要求,给予每一个用户不同的励志感受,每一个人收到单独的包装、单独的语句,何曾不是一种个性化的体验——规模化生产的时代已经结束,个性化的时代已经到来。

更重要的是“让用户参与进来”的方式,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了产品经理,选择自己的个性消费,和产品一起构建了属于自己的体验——这种模式和妈妈给你单独的做的菜是一样的,是你的需求、是你的要求,或许是你的请求,但是给你的体验是的,是终生铭记的,是永不能忘怀的,甚至改变了你的饮食习惯——这绝不是大食堂时代,大学时代能够代替的。大学时代的餐饮并非不是不好吃,而是针对所有人生产,需要满足所有人的口味。

而移动互联时代,因为产品极大的丰富性,个性化需求迸发。移动互联完全能够根据你的需求为你生产你所需要的产品,移动互联已经代替了你的妈妈。特别是智能制造时代,柔性化生产,从生产线下来的每一个产品都不是一样的。

而不是褚橙仅仅换了包装,根据12个人群,做了将近12款个性化包装:把一些络上流行语印在包装上,形成一些特别标签,每个标签背后都锁定一个人群。会根据你的口味专门给你施肥或者不同的品种,根据你送礼的对象,专门给你刻上不同的字。

当我们在谈论富足时代的个性化满足时,大多数想的是大规模定制;大规模定制也是未来的发展重要方向,特别是在工业4.0的基础上,更要推荐将工业+服务的定制化。

这些基于传统产业的优势,并非是互联企业所能做到的。

让传统产业每一个节点都互联化

当互联席卷了整个消费领域,图书、报纸、、教育和电影,但是在工业互联领域,依然封闭在一个封闭的络环境。

当在低成本小型化传感技术取得突破的基础上,人和机器,机器与机器联合起来,将为传统企业,特别是在制造业的领域,为一个制造者和客户带来前所未有的数据、信息以及互联化的未来。所以,通用电气的CEO和《连线》主编安德森认为:工业互联可能是下一个生产力革命的焦点,当机器和互联连接,生产者和客户能从中提取数据,并进行分析,找出背后的意义。

无论是众包、众筹,共创,平台、参与,平等,当工业接入了互联,将不是互联基因企业所能抵御和超越的,一个强大壁垒摆在面前,一个传统企业的未来摆在面前。

在1960年,西奥多莱维特的《营销近视症》一文中提出:铁路应该把自己视为运输企业,而炼油厂应该把自己看作是能源企业。其认为:铁路停止增长,并非需求萎缩,而是被其他的工具所满足,铁路公司的管理者任由其他交通工具夺走它们的客户,因为它们认为自己做的是铁路生意而不是运输生意。它们之所以错误定义了自己的行业,是因为它们以铁路为导向,而没有以运输为导向;以产品为导向而没有以客户为导向。

同样,移动互联时代,并非是把传统产业嫁接一个互联的工具,向互联企业进行鹦鹉学舌,而是强调传统产业也是一个互联公司,具备客户、体验、服务、速度的互联公司。

这一切也只有工业4.0能够实现——工业互联化已经成为传统产业反扑互联企业的强大武器,也成为重新制造传统企业与互联企业边界的支点,更是和互联企业谈判合作的砝码。

所谓传统产业每一个节点都互联化,就是当你所拥有的电动汽车、家用电器、、电脑、屋顶光伏、电脑、手表、生产设备等,通过智能穿戴设备、传感器等等都被“+”成互相联的一分子,未来每个人生活的每一秒钟各种需求,都能被积聚起来被导向有效的生产供给。

在这种庞大的“互联+体系下,未来为工业互联化和工业4.0注入强大的基础。

所有企业未来皆为互联企业,因为互联未来无处不在

虽然你或许还在尝试为某些群体、某些人、某些场景通过消费者提出需求,你个性化定制一些外包装、一些礼品,创造一些新的体验,这些与众不同的创新,正如登月所说:虽然对一个人是一小步,但是对于你的企业、对于你的企业互联转型来说,是一大步。下一步就是你的伺机反扑了。

只有工业4.0能够实现,是你作为传统具有这种优势,而互联企业却暂时缺乏——当然是暂时缺乏,当小米和美的深度融合之后,标示着传统产业和小米深度融合之后,你就不一定具备优势了。当美的装备了小米的超级武器之后,互联+的工作就快速完成。

这就是“传统产业”与“互联产业”的竞争,也意味着两种产业前景的竞争。两个产业都在袭击、抵抗、反击中,或许产生拉锯——谷歌、苹果、亚马逊以及众多互联企业袭击工业、正以新的产业思维与游戏规则进入传统工业强项,绝非危言耸听后者甚至可能沦为其供应商和附属者——如果你始终愿意做代加工厂,或许代加工厂这个传统产业的深度边界都会被冲破。

谷歌收购了一家智能供暖设备商,成为了变为博世公司的竞争者;谷歌在糖尿病患者的隐形眼镜中,加入测量眼泪中血糖含量,并将其结果传导至智能的技术,就进入到西门子所擅长的医疗领域;小米与美的公司的结盟,摇身一变,成为了格力和海尔的竞争者;特斯拉和谷歌在无人驾驶汽车、电动汽车,联合强大的地图导航等技术,于是成为汽车产业的竞争者。

只有“工业4.0”才能抵御这样的“侵袭”——就看传统产业的绝地反攻了——仅生产智能产品是不够的,重要的是提供智能化服务的能力,否则,当前市场的生产商将来可能仅是服务商,一个可替换的产品供应者。

这一轮新的技术创新浪潮,也有被称之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即工业+互联化——“工业4.0”。这意味着未来工业生产组织方式将向定制化、分散化、融合化转变,将使得互联企业与工业企业的边界逐渐被打破,生产企业与服务企业的边界日益模糊,产业融合化促进服务型经济。

当面对现在模仿型排浪式消费阶段基本结束,个性化、多样化消费渐成主流,面对市场需求的变化,需要有一个快速反映的思维来指导传统企业工业生产,而互联思维突破了现有框架的限制、充分展现了创造力,为工业4.0的实现提供必要的前置引导。

如果说互联思维解释了在消费需求深刻变化的环境下我们应该“做什么”,那么工业4.0则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连接“做什么”和“怎么做”之间的重要工具是不断更新的移动互联技术和应用——无比宽广的应用。

“智能制造”是工业4.0的显著标志,也是纯互联基因无法比拟的优势。工业的制造是典型的原子世界,让比特世界的互联企业望洋兴叹,也是为虎视眈眈,甚至宁愿采取各种方式合作也决不放弃的一块地盘——即使“小米”公司入股“美的”公司的联合。

产业的边界成为传统企业应对互联企业进攻的也是一道防线,但是如果传统工业企业自我改造为智能制造,也将成为反攻的强大攻势——互联基因的企业不会在短时间内去学会工业管理、学会开自动机床、去管理若干流水线;也没有这个基因去干这些粗活、笨活、苦活。但是传统企业去吸收互联基因的战略、思想、方法倒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智能制造,在互联思维作为前导之后,为传统企业增加三大大当量的核武器,应该会所向披靡,绝地反攻,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生产方式柔性化、小批量化。在工业4.0时代,所有的产品都是可以私人订制的,是零碎的、多元化的。

生产过程智能化、生产设施络化。在这样的生产过程中,生产设备、机器人、操作人员、物料和成品等生产相关单位的信息高度互联;整个过程数据具备实时性,生产数据具有平稳的节拍和到达流,数据的存储与处理也具有实时性;利用存储数据从事数据挖掘分析,有自学习功能,还可以改善与优化制造工艺过程。

产品技术涉及生产物流管理、人机互动以及3D技术应用。在未来的生产技术中,人与智能机器能合作共事,机器可以部分地取代人类专家在制造过程中的脑力劳动;生产的柔性化、智能化也会得到极大程度地提高。

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等新技术将带来一系列奇迹性的变化,未来对传统企业的颠覆是如此的迅猛,如此的可怕,让人如此期待。当宝马遭遇谷歌,当小米结盟了美的,不仅是行业与行业之间的竞争,更是产业与产业的战斗,更是领域与领域的跨界和竞合,更意味着在移动互联的推动下,谁能转型得快,谁能代表的生产力,谁就能赢得未来!

问题来了,你在哪里?当以创意释放为代表的美式创新、当以实体求精为代表的德式创新,让当以细致精益为代表的日式创新体系,我们的位置在哪里?

当未来所有企业都是互联企业的时候,这时候的你在哪里?

本文作者王吉斌/彭盾,王吉斌号:wangdapang888;亿欧专栏作者;文章节选自《互联+:传统企业的自我颠覆、组织重构、管理进化与互联转型》,亿欧首发;转载文章请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此观点赞同或支持。

2009年合肥B2B/企业服务Pre-A轮企业
一周物流事件中储股份子公司无申报科创板计划;智莱科技将准备上市
2015年温州教育综合种子轮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