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武帝 第225章 不一样的厉玄机

2020-02-15 22:20:33 来源: 邯郸信息港

修罗武帝 第225章 不一样的厉玄机

??灵魂方面,姜辰的灵魂本源溢出,弥补后天剑的能力,但是也仅仅只是稳住后天剑的残魂不至于毁灭,却不能更进一步。

而其他方面,姜峰却无能为力。

最后,姜辰无奈之下,只能将后天剑的灵魂,封印到了炫彩的气泡世界之中,这样的话,后天剑就相当于姜辰的一颗灵魂虚丹,会时时刻刻存在姜辰身边,这样就保证了后天剑不会灰飞烟灭。

这如气泡一样的炫彩的光圈里,是一个很好的独立的空间,而且只要云城秘境不破裂,就不会毁灭。

后天剑的那一血,则因为繁衍,而出现了大量的血。

姜辰将这些血,打入了后天剑的肉身之中,如此一来,这一具肉身,便立刻变得鲜活了起来。

当下,姜辰心念一动,他自己的灵魂飞出,立刻进入到了后天剑的身体之中。

那一刻,姜辰彷佛感应到了什么一样,顿时,他心念一动,立刻察觉到他的体内,多了一道特殊的印记,如命运之子的印记一样。

而这一次,后天剑的手中,却没有什么武器,姜辰仔细的体会和感应,并没有发现什么对应的武器,姜辰便知道,后天剑,的确是被邪灵印记重创了,而且,因为后天剑是拥有真虚能力的特殊天赋血脉,因而,后天剑可能拥有了和邪灵印记抵抗的资本。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只不过,姜辰的手段,毁灭了邪灵印记,并将其炼化,使得后天剑接受了无比纯粹的邪灵印记。

各种邪灵印记,也还是邪灵印记,但是也已经不是邪灵的印记了。

它拥有着邪灵印记的能力和底蕴,但是却已经不再邪恶。

既然有了这个信息,姜辰化作了后天剑之后,借助于后天剑这具肉身,姜辰心中生出了许多的念想。

因为邪灵印记的被炼化,后天剑的境界,同样的踏入了玄丹境一重的境界,境界要比姜辰的境界还高不少。

不仅如此,战力上,后天剑的情况因为是姜辰的底蕴上崛起的,所以战力和那姜至皴、古苍然的战力一样,全部都是七禁五玄!

这可怕的战力,再加上后天剑的肉身和能力以及对应的境界,姜辰立刻实力又有了更可怕的跨越。

姜辰知道,心魔禁地的磨砺效果,或许会有,但是这个机会,也只能留下。

姜辰操控那血棺,自身进入血棺之中,血棺化作了一缕尘埃,姜辰便这样的直接飞离了心魔禁地。

而这个过程,谁也不知道,谁也察觉不到。

姜辰要以这样的方式脱离此地,然后以后天剑的身份,去闯荡大洲,要引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去营救万诗雨周雨凰和姜韵等人。

那些人的结果,姜辰也已经想到,不仅要死,还全部要灰飞烟灭,要彻底炼化!

……

伏龙禁地。

万古深渊之中,厉玄机无尽沉沦。

他心死如灰。

他付出一切,却从未想到,会落得如今这般地步。

但,他却很感激。

这种感激的感觉很诡异,却也正是如今厉玄机的真正心态。

在这之前,他并没有去考虑过,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或者说

,他考虑了,却不觉得,他的路,需要别人去改变什么,他就是他,独一无二的他,绝世独立而独尊的他。

他将万古独尊,成就万古的至尊。

厉玄机的心中,目标是非常的长远的,也因为这种长远,他在做任何的事情的时候,都只求结果,而不会讲求过程。

厉玄机也觉得,任何事情,其实不需要过程,仅仅需要那样的一个结果,一个追求的结果就行了。

这方面,甚至于也包括了感情。

可惜,无情的现实,狠狠的刺激了厉玄机,给予了他狠狠一个耳光,让他的梦想,因此而支离破碎。

之前,他一直以为,那些身边的存在,会永远忠诚,绝不会背叛。

尽管他知道,其实这种背叛是有可能发生的,因为对于人性,厉玄机的领悟并不低于任何人。

任何一个真正的智者,绝不会是一个情商低弱的人。

只可惜,如此赤|裸|的现实,让他变得更冷厉也更加清醒了。

或许说,心死如灰,抑或者说,是彻底的了无牵挂。

当自己在乎的一切,似乎完全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之后,许多事情,就已经不再重要。

“莎莎,或许,你说的对,不择手段,我变得很恶心?可是,我其实和过去没有任何不同,在过去,我的做法是有魅力,有魄力,而如今?不过是因为我倒下了,倒下了,便是各种讽刺,戏谑。”

“若我成功了呢?若是我因此而踏入了大洲之中目前还无人打破的七禁九玄战力呢?你会如何?还是会像是过去一样的充满了崇拜和迷恋的目光吧?

因为姜辰?不,姜辰只是一个因素而已,却不是全部。

因为,你们终究是你们,我终究是我,我一直会如此,而你们,却不会。

今天的我,未尝不是他日的姜辰,或许,你想接近姜辰,而姜辰,却会看透这一切吧?我不恨姜辰,已经不恨了,哪怕是他要让我死,那只是恩怨,恩怨的敌对,其实也算不得什么。”

“而能看清这一切,现在终究是很早,很早。

早得,我其实还没有真正的崛起啊。似乎,所有人都遗忘了,魂族的帝血,是要比人族的帝血更强的。更何况,我的血脉传承,又岂会简单?我封印了十二重的能力,一直默默无闻,不过是为了打破七禁九玄的战力壁垒而已,杀魂圣主他知道,他不说。大人知道,也不说,莎莎难道你还不知道?

真要姜辰死,他还能活?

至于姜宁儿,呵呵,若非是当初她母亲求着我,这件事,我也绝不会答应的,她所说的打破七禁九玄的机会,就是如今这个破灭的机会吗?可笑,但也可悲。

但是目的,终究是达到了啊。达到了,却不开心。

从今往后,也绝不会开心了。

开心,终究不再与我厉玄机有关。”

本文标签: